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5547|回复: 14

一个脑梗塞中风案的诊治始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9 14: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脑梗塞中风案的诊治始末




话说转瞬之间,一晃就到了2000年。是年秋天的9月下旬的一个下午,我正在伏案写篇文章,一位堂亲领着一位约40岁上下的俊美男子,一拐一跛的来到我的店里,求我为其诊治病患!

来者是一位汽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名叫王君生,是年38岁,178的个头,俊俏帅气,标准的美男子派头,凡是女人见了都会心动的那种。原来该男子6天前的一个夜晚,和朋友聚会,多喝了几杯,在被送回家的路上,一头从摩托车上栽了下来,便不省人事,朋友们以为其喝醉了酒,也没在意,便直接将其送回了家,家人也没在意,就将其放在了床上睡下了,然到了次日上午,仍不见王某苏醒过来,怎么呼唤也无济于事……家人见状如此,这这才慌了神,便把王某送往县医院里,经多方检查,确诊为“脑梗塞中风”,于是住院治疗了六天,花去了近7千元RMB,虽然是神志苏醒了过来,却落下了右半身不遂,手脚麻木,舌强语蹇,失语,失忆之症,感觉在医院里再治下去也是无望,便在友人的建议下,前来求我诊治。

刻下:患者失语失忆,问答不能,右侧肢体瘫痪不遂,步履维艰,走路一拐一跛的,很是艰难,眼斜嘴歪,舌体活动也不自如,伸舌偏向左歪,不能鼓嘴吹口哨,吃饭塞饭,喝水漏水,自觉口唇、右手脚麻木(有些是患者无法表达用手写出来的),脉现芤数之象。

据此,诊断其为中风偏瘫(中脏腑,肝肾虚损,虚阳上亢证)。治疗:采以针灸,推拿,点穴,拔罐,中药汤剂,综合施治。

如此诊治半月光景,患者右侧肢体活动几近正常,可以用右手正常写字,走路也看不出来怎么跛拐了,语言也恢复部分功能,可以说出一些简单的词汇,表达一些简单的意思,但不能说稍长一些的句子,开始恢复了部分记忆功能,对以前的某些事情慢慢的有所回忆起来,饮食也恢复了正常,不再塞饭漏水了。

按说,此病恢复到如此程度了,本应继续治疗才是,可是王某的母亲,却不让其再继续治疗了。后听其邻居来我处诊病时,对我这样说的:王某的妈妈说我心术不正,给其儿子治疗了半个月,不把其儿子完全治好,故意给其留了一些后遗症,想让他儿子多在我这里治疗几次,多赚取些钱财。因此,便不再让其儿子来我这儿继续治疗。

之后,王某的妈妈开始让其儿子信基督,每日里请了20多个信耶稣教的教徒去其家里为其儿子祈祷,结果是10多天过去了,不仅没见好转,却又再次半身不遂了。

王某再次犯病,无奈之后又过来求我诊治。还央了些人给我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我也是医者心慈,再次答应为其诊治,依然依照前法,为其诊治了半月之久,王某又很快的恢复了肢体功能,又可以说一些半流利的话语,可以辨认出很多字词意来,还能和别人对搏象棋了,更有趣的是能自己骑自行车和摩托车了,唯一不随心的是右侧手指还感觉有些麻木。

本次治疗,为了能让其快速的恢复记忆和语言功能,我在此次治疗的后期,给其增加了一种中药外治熏洗疗法,就是熬制一些中药汤熏蒸之后,再泡洗其头颈部位。结果是在治疗的第15天,熏洗头部的时候,患者的左侧鼻孔流出了一点乌紫血水。这下坏事了,其妈妈见状,又是大惊小怪,大骂我把其儿子给治出了问题,并把儿媳也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该又让我给起儿子治病了。

如此,便再次不让其儿子来我处继续诊治了。王某的妈妈也不再信基督了,此次改作信医了,另求他医为其儿子诊治。可偏偏就是天不遂人愿啊!此次被他医诊治了11天后,王某又一次病况加剧了,变成了右胳膊左腿瘫痪了,成了对角性瘫痪,看起来更加难看了!

王某这次另求他医诊治的结果暂且按下不表,且说说王某何以会出现鼻子流血一事——我曾多次提到过,严氏调整法可以用治各种不同类型的各科急慢性疾病,不仅效果显著,疗效迅捷,而且会在短时间内出现一些气冲病灶反应和排毒反应的,其出现的快慢反应程度,是因人因病而异的。

像王某这病,因酗酒后突发脑缺血性中风,本可以快速使其苏醒恢复正常的,却因为是在酒后发病,被误以为是酒醉而致昏迷,导致抢救的不很及时,以致转化成了脑梗塞中风,梗塞部位恰又在左半脑,大面积的左脑部因血流梗阻缺血,语言中枢和记忆中枢神经失去血液的荣养,以致萎废不用,而出现了失语失忆证。左脑部血运梗阻,气血阻塞不通,又压迫了支配右侧肢体的运动神经中枢和右半身的感觉神经中枢,是以会出现右侧半身不遂,口角舌体和手脚麻木症状。虽然,通过我严氏调整法的月余治疗,大部症状都在不同程度的有了好转,但其左半脑的血运因为已经改善,运行开始加速,经络气血自会充足和畅通,有些瘀阻不通的地方自会出现一些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譬如,王某的鼻子流血,说明其左侧头部靠鼻腔部位的某个毛细血管因为血液运行加速扩张的缘故,自动破裂顺鼻腔流了出来,排出了一点瘀血,是一种排毒反应现象,这本是件好事情,正所谓“开窍”了啊!可被其母亲看作是不可理喻的坏事,认为把其治坏了,也不前来咨询,便就怒不可遏而又自动放弃治疗。

其实吧,在其求我诊治之初,我就已经把其在将来的诊治过程中可能要发生的一些反应变化都做过详细的告知,一旦出现千万不要惊慌失措,要及时请教于我由我来帮其处置,不可随意造次,否则后果自负!

再说这王某人,听任其妈妈的蛊惑和摆布,去寻求他医诊治11天后,变成了右胳膊左腿对角性瘫痪之后,又转回来求我诊治来了。说真的,这次我是坚决不予再给其诊治了。

王某就死皮赖脸的软磨硬缠,非还要我能继续为其诊治不可。我对其言讲:既然你的母亲可以代你做主,为你求神请医治病,你又总是听信你妈妈的话,就让你的妈妈为你诊治好了!如果真要由我来继续诊治,就让你妈妈来求我了再说!你妈不来求我,你就别再指望我能为你做任何诊治了!再说,我给你诊治了这么些天,你说说你给我支付了多少诊金啊?我可是至今没拿到过你们家一分钱的,诊疗费不说,连抓走的10多幅中药钱都还在欠着我呢!我为你诊治病患,投的什么呀?

可是,王某依然不愿放弃,缠了和我一个星期,我也没有答应帮其继续诊治。于是,他便又请来了我的那位堂亲,并说了一大堆的好话,谁让咱是医生呢?医者的职责确是为了患者,见不得患者的痛苦折磨和哀求,再说了,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人家既已悔过,再不予给其诊治就显得我医者的私心太重了!

是以,经不住病人的几番口舌之忽悠,再加之堂亲的三分情面,我再一次答应可以给其诊治。不过有一个条件,为了保证其疗效的更加巩固,必须最少坚持诊治三个月的时间,否则一切免谈。同时,我和我的那个堂亲事先商量好过,再等三天过后,可把其领来,就说是我看在堂亲的薄面之上,才勉强答应为其诊治的,然后当着我的面再对其训斥一番,要其能坚持治疗最低三个月时间,并保证不管今后出现任何反应都必须要坚持治疗下去,不在三心二意,听任其母亲摆布。

果不其然,过了三天之后,我那堂亲真的就领着王某再来求诊,按照事先约好的方案,堂亲对其一番训斥,王某也立下保证,说这回一定要坚持治疗到底。

我再次给王某进行了诊治,开了中药处方,取了三剂中药汤剂,依然采用前法为其施治。

不想三剂汤药服完后,王某的病况再次改善,肢体又恢复正常了。在继续针灸、推按、点穴治疗不停的基础上,王某又取了三幅中药,之后,就没再提出抓中药了,我也没有过问。免得病人多心,以为医者总是想多赚取其几个药钱。后来,我慢慢发现他在每天来我店里和人下象棋时,手总是颤抖个不停,也无暇祥加审问,只以为是王某可能体虚,冬天天冷给冻得呢!

就这样20多天过去了,一天晚上,王某邀我和他一块去澡堂洗澡。泡完澡,搓洗过后,在更衣间里,我发现王某满头大汗,汗珠子流个不停,穿好衣服后,还是流汗,出了澡堂,走在回家的路上,可能是王某的老婆感觉时间有些久了,就赶过来接他,半路上遇到了我们,我始问起他老婆:怎么回事啊?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你们再抓中药服用了呢?还有,这段时间发现他有些反常的情况,首先是手总爱颤抖,其次是今天洗澡后总是出汗不止,是否你们这段时间又在给他服用他医的药方了呢?

王某的老婆很会应答:严医生,你可千万不要多心啊!他妈妈最近生病了,也在煎服中药呢!老人家总是不免吝啬些,因为我们是用煤炉做饭,老人每餐只让烧一块煤,连做饭给其妈妈煎煮中药,已经是很难的了,所以,这段时间里就没再让其喝中药了。等其妈妈的病好了后,我们就会再吃你开的中药,你只管放心好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吗!他这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全好起来的,慢慢来吧!我们一定会坚持让你继续治疗的!

后来从其家门口经过,王某及其老婆非要让我到其家里吃顿饭不可,我拗不过就进了他们的家,进得家来,我看到了王某第二次在我那里抓的三剂中药还完好的放在几案上面,旁侧摆放了几袋医院里装西药的纸袋,我顺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治疗脑血管病的西药片子,我就立马生气的质询到:试问你们这是给谁用的西药啊?

王某的老婆本来想把这些药袋藏起来的,没成想被我发现了,很尴尬的说道:严医生,你别生气了!别人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医院里的医生,说只要坚持服用他开的这些西药,就会让他这病很快的完全彻底的好起来的!前提是不能服用其他药物,所以我们就没敢再服用你开的那些中药了。

我一听到此话,就更加生气,厉声说道:既如此,从明天起,你们就别再让他去我那里治疗好了。免得到时候再次犯病,你母亲又要骂我了,我可不能再担负这个责任了,我也更不想再提别人背黑锅了。我替别人给你们擦屁股,不领情也就算了,千万别让我再受委屈了!我治不了你们这病,你们就再另请高人吧!

王某的老婆见我生气,立马改口道:严医生,我们知道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这不也是病急乱投医吗?你应该理解我们做病人家属的心情!我最近也确实发现他有些异常不对劲的地方,手颤抖不说,老是夜里睡觉时出很多虚汗。从明天起,我立马就让他改喝你开的那些中药,你大人大量,千万不要停止给其治疗,看在我们无知的情分上,继续给他治好了,将来等其病好了,我们全家人都会感谢你的大恩大德的!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这句话一点不差。就是有那么些无知的患者和家人在其得了病后,因为不会择医,总是相信别人的信口雌黄,什么某某医生如何高明,某某病人患某个病在人家那里一治就好了,你也快去某医那里看看吧!病患者的心态可不就是这样,总爱被他人牵着鼻子走,是非不分,好坏不辨,忠奸不明,总是听风是雨的,人云亦云,结果是花了钱也不知冤在哪里呢!

闲话少说,只说这王某人自那晚我对其训斥之后,次日便乖乖的煎服了我开的中药,一天过后,手就不再见其颤抖了。然几天过去了,依然不见王某提出让我给其再开中药方子,我也不在追询其由,免得人家老以为咱想多赚其几个药钱!当然,自此之后,我也没再那么用心用意的费时费力的为其诊治了。

大约又治了10多天的时间,王某已能说很多长句子的话了,记忆力也已完全的恢复过来了,唯有其右手拇指还有些许麻木存在,可能是王某又感觉着恢复得差不多好了,便又不想再继续治疗了。不管我怎么劝说,最终,还是没能坚持继续巩固治疗!

这既是医者的无奈,也更是病者的可悲之处!当时我对其老婆说过这么一句话,也对其他人这么讲过:王某这病虽然已经治到如此程度,看起来跟正常人差不多少,但根据其身体状态和我的临床经验,只可以保证其5年内不再复发,过后我就不敢说了!果不其然,五年之后的2006年春节刚过不久的那场大雪时,王某便再次发病,住院一个多星期,花去上万元钱,也没有任何好转,维持到那年的夏天因无人照看,全身秽烂而死了。

话说至此,可能会有人要问了,既然你给王某的诊疗效果如此之好,为何王某再发病时,不来求你再为其诊治呢?

当然,这是后话了,说出来也无妨大碍!反正王某也已经是过世几年的死人了!但愿其在天之灵能有所悔意和清醒,来世不再犯浑就也算功德一件!

说句也许各位不愿相信的话,2000年的那次王某求我诊治,共在我这诊治有70多次,除了后来经多次催要才勉为其难的还了我20多幅的药钱外,治疗费至今还没有给我付过一分钱呢!也正是为讨帐要来了不足1千元的药费时,王某及其家人心生忌恨, 从此没再和我们说过一句话,本来就居住的相距不远,经常地会照个面的,好似陌生人一般互不认识,你给他打言,也不予理会之!

此等之人,只有在遇到难处,再次犯病之时,才会再次想起你的好处来的,而且也不会顾及以前所欠你的情面,还要来死皮赖脸的求你为其帮忙诊治的。

事态的发展很多时候就是有那么些机缘和巧合在等着他来求你的时候。话说2006年春节之前,王某的一个远门子亲戚来我家求我诊病,闲谈中正巧说到了当年为王某治病一事,亲戚也是茫然。我当时就对其亲戚说道:现在离我当年给其治病结束时,已经正好五年了,我说过可以保证期五年不会犯病,今年冬天气候还算可以,他可相安无事,来年春上,不倒春寒则罢,一旦出现倒春寒气候变化,他的身体会因为适应不了寒流的侵袭而无法调整,有可能会再次发病,恐怕就再无回天之力了!果然,春节后不久,本来在年前就已经立春了的节令,却真的就迎来了倒春寒的气候,接连下了两场大雪,在第一次下大雪的时候,王某就因为一时不能适应突如其来的气候变换而阴阳失调,气血运行失常而引发旧病复发,急送医院,住院一个多星期花费万余元,也是枉然。出院后,母子二人回想起当年求我给其诊病治病的场景和经过,不免悔恨交加,但考虑到我的技术和为人心态,还是抱着侥幸的心态,央其妹夫再来求我能为其诊治。自然对我说了很多中听不中用的话语,也说了一些自己造孽话和肠子都悔青了的话,我可不会再凭其几句话就被打动了,那样,我岂不就显得太过迂腐笨拙了吗?还有,我这医术岂不也很太过低劣下贱了吗?但总算咱是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天职,不能因为病患者以前给咱有过什么过节或矛盾就见死不救吧?

是以,我经过了再三考虑后,答应可以考虑再为其诊治一下,但前提是要看王某及其母亲是否真有诚意,第一要把其当年欠下我的70多次的诊疗费用先予结清,第二本次治疗必须先予支付一个疗程的诊金,否则一切免谈!然则,王某的母亲是怎么也不会答应的。因此,此事就又不了了之了!

就这样,王某带着太多的遗憾,躺卧于病榻之上,将其生命勉强延续到2006年的三伏天7月份,因无人悉心照料,最后全身溃烂而死。死得很是惨不忍睹!

据说,王某生前很是风流倜傥,长得俊秀帅气,话也很会说,很会玩弄女人,也欠下了很多的风流债,说有两个老婆,第一个老婆生有一个女儿,在其女儿十五岁那年因王某另有新欢而离婚了,女儿也随其母走了。这第二个老婆,在王某2000年那次发病住院的当天下午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因为不堪受其母亲的侮辱和唠叨,于2008年与王某分居了。王某死时,他的两个老婆和孩子一个也没有回来为其守灵和披麻戴孝。人就这样,风光的时候很招人敬仰,背时的时候就无人问津了!

王某之死,正当不惑之年,也是人生最当得意之时,可是却偏偏英年早逝,若要细究其因,有很多缘由可说,然这都是其自个和其母亲所为,怨不得别人,其因果报应只能由其自己来承受了。男人太过懦弱,没有主见,要么唯老婆是命,要么唯母亲是命,这样的人最终是要反受其害的!
发表于 2009/12/9 14: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受教了
发表于 2009/12/9 15: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也很会说,很会玩弄女人,也欠下了很多的风流债,说有两个老婆,

脑为髓之海,脑髓空虚,则风乘虚而入,这么年轻几度发病,不是一个瘀字能囊括的,房痨伤精亦是其本。
发表于 2009/12/9 16: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天养形,后天安心。心不主明,必亡其形。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8 12: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王某生前很是风流倜傥,长得俊秀帅气,话也很会说,很会玩弄女人,也欠下了很多的风流债,说有两个老婆,第一个老婆生有一个女儿,在其女儿十五岁那年因王某另有新欢而离婚了,女儿也随其母走了。这第二个老婆,在王某2000年那次发病住院的当天下午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因为不堪受其母亲的侮辱和唠叨,于2008年与王某分居了。王某死时,他的两个老婆和孩子一个也没有回来为其守灵和披麻戴孝。人就这样,风光的时候很招人敬仰,背时的时候就无人问津了!


更正:于2008年,应是2003年。笔下之误!
发表于 2010/1/16 18: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有很多你接触到的人,都是你笔下那种人。没有文化素质,没有感恩之心。所以短命,你知要堂堂正正做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民肯定拥护你。
发表于 2010/5/14 15: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服了,这种人还真多
发表于 2010/12/9 20: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你这个人还真是心软  要是我 第二次就管他们要钱了  我看你啊  你的失策就是没有先要钱  再治病  人都是有弱点的  如果先给钱 他就不会轻易放弃你的治疗了  你不要钱  就拿你的心血不当回事
发表于 2010/12/27 16: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人,何必让医生劳心呢,还有那么多病人在等着治呢。
发表于 2011/4/29 16: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这个病很常见,楼主何不发善德将具体治疗过程写成医案,给同门参考,解救苍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GMT+8, 2019/5/20 23:0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