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18352|回复: 88

(原创)一切癣、肿皆可从水湿论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7 15: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jingxin1955 于 2014/9/17 16:18 编辑

          一切癣、肿皆可从水湿论治


       在我六十年人生当中,寻求健康之道,自学中医与疾病抗争当中,有着方法不当而损害健康的教训,更有向先贤求索而不断战胜疾病的成功经历,并且从中总结出一些对他人可能有用的经验,不敢私匿,公布出来,以求更为精当之见解,则某所愿。
       今次题目的“癣”“肿”是两个最为常见的病症,相信绝大多数成年人,即使本人没有得过这两种病症,也一定见过他人病状,我更相信,绝大多数四十岁以上的人,至少曾经被其中的一种病症困扰过,其中包括一些医生,甚至包括学有专长的中医。也就是说,这是两个最为常见的病症,就像感冒一样,不经意间就悄然发生于不知不觉间,而且其相伴症状——痒、痛也多是自我心知,难于对外人言,更是羞于为外人所见,如果癣肿生于头面,就如起伏不断的粉刺生于颜面一样,那才是让人不堪之痛。
       为何我说一切癣、肿,包括带状疱疹、痛风,有时甚至包括疖肿、创伤肿痛皆为水湿?这还要从我自己的皮肤“疥癣”之疾说起。
       大约是二十年前,刚刚步入中年时,觉得下体外阴部不时瘙痒,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大白天往往会突然针刺样的痒一下,知道自己的阴囊湿疹可能又犯了。原来十九岁那年上三线,在山洞掘进工作中患过此病,医生给了些药抹上,大晴天跑到山上让太阳曝晒,离开三线工地后,病也就好了,不想十多年后又发作。找医生看过,说是从肛门、会阴到阴囊一片白色,大夫说是股癣,我当时嘀咕,股癣连肛周、阴囊都是,能叫股癣?自知没什么药可治,好在没有继续加重,瘙痒也是一时的,不很严重,也就由它了。
       又过了两三年,发现头顶偏左处有一块小指甲大小的肿起,虽有时发痒,但小小疥癣之疾,了无大碍。到了2006,年,头癣有所扩大,且在右侧相对处又起一块,两侧都有五分硬币大小,不过较左侧轻一些,找大夫看后,先后开了些肤轻松、皮炎平,最后是剃掉头发,顺峰康王加硫磺皂洗头,这些措施开始都有效,一旦停药过几天就又发作。顺峰康王效果最好,几乎认为痊愈了,不想2008年自己的脾胃虚寒发展到脾肾虚寒,原本十分耐寒的我,平时自任微循环特好(坚持四季冷水浴三十五年,不曾感冒过。冬季外出零下十几度,如果无风天走上三里五里不用戴棉帽子),这时室内18°C加上穿着棉衣坐沙发看电视,尚需披着棉被子才不至于觉冷,到此方知自己病的不轻,于是开始了自学中医,长达四五年的与疾病斗争的历程。
       此时(2008年)头癣也严重发作,两侧癣斑不但扩大到直径五厘米左右的两块,而且黑白相间,发红的底子上黑一块白一块,高出表皮一个毫米左右,夜间瘙痒严重。医生说是花斑癣,顺峰不再有效。我通过自学中医,清楚人体一个小小的表皮丘疹或斑疹都是内里疾病的外在表现,我这是脾肾严重虚寒的外在表现,只有先治好脾肾虚寒才能谈得到疥癣的治疗。
       这个过程太复杂,简单些说就是自己采购了最常用的近百味数千元的中药饮片,从附子理中、四君子、六君子、香砂养胃到四逆汤、真武汤、右归饮、金贵肾气、黄芪建中汤之类的方剂或单用、或几个方剂合用,最多的一剂药复合了五六个健脾温阳补益气血的方子二十八九味药,脾胃虚寒基本痊愈。但腿沉重的问题还存在。简捷直说,直到今年四五月份,用上郑钦安封髓潜阳丹:
       黄柏27克、知母27克、砂仁21克、龟板15克、附子15克——30克、桂枝15克、牛膝10克(或者再加肉桂10克)、甘草10克、生龙牡各30克、生姜15——30克,大枣最多用到12枚(有时还加进茯苓白术)。
       上方服了有六七剂,是四五年以来,效果最好的,从下蹲困难,到可以长时间下蹲位劳作与活动了,但刚站起身仍感腹股沟酸痛,迈不开步子,而比起严重的时候连下蹲都感酸痛来说,可以说就是痊愈了。真要感谢郑钦安,用药几年来一直不敢碰的寒凉之剂,竟然三五十克的用,而且一用就是十多天,脾肾虚寒的各项病症基本不再有了,但头癣、股癣还不怎么见轻,我清楚,此时才是彻底解决癣证的时机。于是又照着方书,或者上网查癣证、湿疹病的方子,但这次和从前一样,无论是口服还是外洗,见效轻微或无效。
       叙说以上过程,就是用我自己的切身体验,明了为什么中医总是强调除了阳明腑实证,绝大多数的脾胃疾病都会有脾胃气虚有湿,健脾总是相伴着燥湿之剂,以下才好根据我自身实践,分说肿和癣与水湿的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4/9/17 16: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jingxin1955 于 2014/9/17 16:18 编辑

   
(一)二十年头癣,毕其功于一役

       这还要感谢本坛的中医老前辈,已经年逾八旬的丹溪叟老师。他的“针灸验录”和“悬壶杂记”两个医疗实录系列,简洁明快,理论和实践性强,尤其是一些疑难病的针灸诊治,数量虽然仅有十几例,却几乎可以作为该科的经典,成为本坛不可多得的中医学教材。对于先生的医案,我是有见必录。
       事情的缘起还是为老父亲多年的痛风之症向丹溪先生咨询,先生告我以痛风急性发作过后的平稳期用单味车前草或车前子可排除尿酸,可从根上治疗痛风之症。如果肾阳虚(大多数老年人都有),可以其配合温补肾阳之剂。父亲平时痛风不作时,血中尿酸都在四百七八十以上,尿液中的都在四五百左右,发作时更是血尿酸值高达八百六七十。但无奈老父亲信不过我,给煎好的车前草汤(他也曾吃过车前草菜汤),却不肯服用,只好将车前子炒熟粉碎,每次一小勺,每日两次。目前效果如何还不看不出,原因是老父亲服药前验尿酸是验血,血尿酸值高达468,对比值是320。服后一星期说什么也不肯再验血了(小地方的医院真没办法,明明验尿就可以解决,非得验血,老人家不愿意再去抽血)。但丹溪先生的方子启发了我:排除尿酸必要连同水液一同排出。车前草和子的作用我是知道的,尤其是车前子与水的亲和力,种子里混进泥土,不可像其他种子一样用水淘洗,只要一沾水,黏黏呼呼的,立刻成了一团青蛙卵状,拨都拨不开,入药煎煮必要用纱布袋包起来才能煎煮。
       以下还是用日记来说话吧。


      2014 06 18 星期三 甲午年五月廿一 晴 (于家所在工作之地)
      昨日网上查询老年痛风,丹溪叟回复,用药之品,有单独一味车前草或车前子煎服,可排除尿酸(用其利尿功能)。早上因此出门... ...采了十数棵,足有一塑料袋。
      到家当即用一味煎煮了几棵,可服三次的量,当即服第一次。
      因为今天一早发现双足脚踝(最近两年时常有脚踝或者脚跗面浮肿的现象,蹲不下、下蹲时间长迈不开步都与此有关——今按)之下有浮肿,知道水液代谢又出了毛病,服后当天下午即减轻。但不敢确定,以前脚踝肿到了下午也都自己消退了。
      当晚将其余的草送到父亲家,煎好后,老父亲不肯服,也是,自己还不知道怎样,以前给父亲治疗尿频的方子都不见效,信不着是当然。
      当晚又服一次车前汤。

      2014年 06 19 星期四 甲午年五月廿二 晴
      早起双踝下仍浮肿,继续服车前汤。去四分场的路旁又采集了一袋车前草。
      ... ...作完八段锦后... ...今早鼻炎又发作,喷嚏山响,鼻水涟涟,倒吸满口,回来处方:
      车前草(鲜)约50克 生姜15克 小葱白带须5茎 大枣3枚 红糖适量
      早饭后服上方后睡了一觉,醒后脚踝浮肿减轻。
      当晚继服一次。

      2014年 06 20 星期五 甲午年五月廿三 晴
      ... ... 继续服昨日方,脚踝继续见好,肿已全消,早起未见肿。写作《五行说木》... ...
      晚八时许,用陈艾叶、桂圆肉一颗、花椒数粒,捣敷肚脐(用创可贴封脐,为鼻炎所设方——今按),约十分钟许,感脐下有轻微搅动和隐痛,旋即过去,一夜安睡。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五月廿四 晴
      早起坐床上,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脚踝,一切正常,连续三天的轻度浮肿未见。   
      再摸一下头顶,已经习惯了的头顶不平没有摸到,再仔细摸下有无突起的疹点和上边的渗出液凝结的颗粒(最近两年时常有这种如粉刺大小的疹点在癣斑上——今按),也没有发现。头癣痊愈了?对着镜子又照前照后,白色的癣斑几乎看不出了,将残存的癣屑去掉之后,露出的不再是湿润、幼嫩、粉红色的头皮,而是有点像手上打的水泡之下已经愈合的皮肤,即不再湿润了。
      将近二十年的癣肿痊愈了?!
      车前草、葱、姜、枣方不仅消了足踝部的浮肿,困扰了自己二十来年的头癣就这样一朝荡平?就在前几日,头顶的癣肿尚有渗液的结痂,才三四天的功夫竟不再有渗出,更无结痂,如此安平!再查阴部,癣斑还在,是的,昨晚尚有瘙痒。
      早上散步,打喷嚏很严重,连续四个五个的,还是满桶满口的清鼻涕,又处一方:
      车前草20克(干品) 桂枝10克 炮姜10克 大枣 3枚 带须葱白3茎 红糖每服一羹匙
      服药时加服热粥香菜沫,边吃粥边出汗,喷嚏当时止住了。
      上方今日服三次。

 楼主| 发表于 2014/9/17 16: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jingxin1955 于 2014/9/19 15:18 编辑

(二) 二十余年的股癣(阴囊湿疹)一周荡平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甲午年八月十九  雨(于给女儿看孩子处)
      (当老师的)女儿外感。每次外感都是桂枝汤证,此次没有多问即处方:
      黄芪20克 白芍10克 桂枝10克 甘草6克 生姜10克 大枣3枚 红糖
      水煎,拟服两次。
      药煎好后女儿出现恶心、头晕、不思饮食之证,脉像没有以前外感浮脉,判断邪入少阳,即服成药小柴胡颗粒两包。上剂改作他用。
      女儿服用小柴胡效果明显,至中午即找饭吃了。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八月廿 昨夜雨      昨日之剂(按:已经煎好的黄芪建中汤)与以下处方相合用,以治疗予之湿疹、妻之腿沉                                                                     
      车前草20克(干品)蒲公英、紫花地丁各15克(干品)(以上皆自采之药)
      当日晚睡前夫妻各一服。
      女儿继续服小柴胡颗粒,大见好。


      按:不想此时与妻子会异病同治。妻子与我给当老师的女儿看孩子。妻平日都是以潮热为主,服用成药加味逍遥丸或我处方的加味逍遥加地丁、公英,或加四物、枣仁之品,从不敢给以桂枝之剂,一遇此品即上火症状。妻近日早晨去练太极,晚去练广场舞,言说累的坚持不了,腿痛,尤其是坐下站起时,很难一下迈开步子。其伙伴说是缺钙了,我笑而不信,最近一个来月妻子每天早晨用黑芝麻糊调服黄瓜籽粉,之前没听她说过腿疼,服食了补钙能力特强的瓜粉反倒缺钙了。明显是水湿嘛,告诉妻:到你我这年纪,水液代谢慢了,有水湿留滞在筋肉之中,蹲坐之际,筋肉拵窝,水湿更是不流动,突然站起,气血不能即到,要过一会气血通了才可行走,就是这样的情状。妻半信半疑。
      黄芪建中汤乃温热之剂,之所以敢于给一遇桂枝即有口舌伤痛的妻子用此,乃因水湿阴证,投以温热之剂,加以引火下行的地丁、公英,克服了可能的上火之敝。至于我,更是黄芪建中汤的老客户,治疗鼻炎几乎是主剂,有时又合以玉屏风、当归补血之剂,于是用此夫妻异病同治。


      2014914日 星期日 八月廿一 晴
      早与妻各再服车前桂枝汤。
      早散步采集苦碟子、车前草、野韭菜子各一塑料袋。除苦碟子食用一部分,其余与车前草一同晾晒作药用。
      全家开车去市里过周末,女儿饮食已经正常,但还是点了一些不油腻的吃。
      昨日建中汤合车前、公英、地丁汤服后,妻子还看不出有无效果或副作用。当晚处方:
      车前草50克(鲜) 苦碟子20克(鲜)公英、地丁各约7克(干品)甘草6克 生姜15
      当晚与妻各一服。妻说腿在站起时不在疼痛,能够马上迈步了。
      女儿感冒也痊愈,仍服小柴胡以巩固。


      按:苦碟子已经是医院里老年心血脑管病住院的首选用药,是单味静脉滴注药剂,由野生苦碟子提取而来,可用于扩张心血管,治疗冠心病。其原生植物可以用来治疗痈肿、疮毒等。


      2014915日 星期一  八月廿二 晴
      早上妻说昨天开始坐蹲姿起立后已经不再疼痛,早上打完太极、晚上跳完广场舞不再感觉体力不支,累得不行。仅仅两天就有如此效果?我也有些感到突然。
      我自己近来白天几乎不会感到阴部瘙痒,用药也是仅两天时间,从昨天夜间起瘙痒已经很轻了。会阴和阴囊的癣屑面积缩小了不少。
      早服药后,晚上处方:
      鲜车前草30克 公英、地丁各10克 苦碟子10克 生姜15克 甘草6克 红糖适量调味
      当晚各一服。


      按:有苦碟子的药虽更苦,但不觉难喝,盖以此作菜口感脆嫩,远比苦苣好很多,苦味也要远强于苦苣,以它代替苦苣会有很好的商业价值。


      2014916日 星期二 八月廿三 晴
      早散步采集紫花地丁一塑料袋。
      与妻各服车前地丁汤。
      昨夜没有发瘙痒。阴部皮屑已经很少,与昨日相比,仅有残余,癣屑下已经没有新的皮损。
      晚上新煮车前地丁汤,加大车前用量:
      鲜、干车前草各约20克 黄、紫花地丁各10克 鲜苦碟子20克 生姜15克 甘草6克 红糖适量调味
      妻晚上多吃了一些其他零食,胃部不适,不敢再服药,自己服此汤。


       2014917日 星期三 八月廿四 晴
      早起特意观察阴部,仅剩下很少的癣屑,不见了往日的“唰白”,露出了皮肤本色,也不见了经常见到的似乎有裂口、鲜血欲滴的皮损。
      妻子第一次先我于五点半之前外出学打太极(前几天还累得不行,早上不起来,中间停了两天),而我还在梦里。等七点钟我散步回来,妻还没回来。等回来后,即告诉我腿轻灵了,没有一点累和痛的感觉了,效果比我快得多了!
      与妻继续服食昨日之剂。
      下午洗澡前观察阴部,皮屑、皮损完全不见,痊愈了?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八月廿五 晴            
      准备明天回家(工作单位所在地)看看老父亲,顺便将楼前后的几个平米的菜地收拾一下,缴2014年的采暖余热费。
      昨夜三点多又有些瘙痒,很快过去了。早起洗澡(按:昨天下午卫生间灯坏了,拖到晚上,又不会调水,当天没洗成),特意观察阴部,仅有极少癣屑残存。洗完原来的患部与其他地方的皮肤颜色、形态没有区别。
      吃完早饭又到楼区和田野间采集车前草、蒲公英和当年生青蒿肉质根,做防风用。午饭后处方:
      鲜车前草约100克 鲜公英约20克 地丁10克 鲜苦碟子约50克 生姜15克 甘草10克。

      按:青蒿即提取青蒿素的原生植物,粗壮的有似小胡罗卜,根肉质,但本地的青蒿所含青蒿素极为有限,没有报道中四川产的青蒿有很强的治疗疟疾功效,而其性味功效完全可以取代防风用,与地道的防风几乎没有区别,治疗北方的疟疾不知道有没有四川的青蒿地道。










发表于 2014/9/17 18: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是学习的好资料。谢谢共享!
发表于 2014/9/18 06: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有收获,谢谢楼主。
发表于 2014/9/18 13: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sunjingxin1955 发表于 2014/9/17 16:11
(二) 二十余年的股癣(阴囊湿疹)一周荡平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甲午年八月十九  雨(于给女儿 ...

症候方药均有记录,汤药服后再述体会,且以日记形式出现,可见先生对药物研究的细致深入,佩服!车前草能治顽癣,虽属偶得,但经验来自临床,且系亲身体验,可信不容质疑。先生的这一发现,可算是对中医药作出了贡献。车前草至贱之物,随处可得,却能治愈顽疾,经验宝贵,值得推广。更值得一提的是,先生获得这一经验后,并不私秘,而是撰文介绍,使之广传,亦善举也。考车前草能治顽癣,古代医藉尚无记载。而方书谓车前子(草)味甘性微寒,归肝、肾、肺、小肠经,功能清热利尿,渗湿通淋,明目,祛痰。主要用于治疗水肿胀满,热淋涩痛,暑热泄泻,目赤肿痛,痰热咳嗽等症。而癣之生成,多与湿毒有关,尤以阴癣(股癣)为最,如夏日炎热,股内多汗潮湿,难以蒸发,湿热久蕴,醸成虫毒。侵袭肌肤而成阴癣(股癣)。车前不但清热利湿,且“能去风毒”(《药性论》),风、湿、热既去,顽癣自然刈除。
顺便更正,老朽今方七旬有三,尚未逾八旬。
再问一句“苦碟子”系何物,其学名为何?
发表于 2014/9/18 16: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朱仁康先生说过"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
 楼主| 发表于 2014/9/18 20: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jingxin1955 于 2014/9/18 20:35 编辑
丹溪叟 发表于 2014/9/18 13:46
症候方药均有记录,汤药服后再述体会,且以日记形式出现,可见先生对药物研究的细致深入,佩服!车前草能 ...

      需要的正是先生的点评。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发现”,一个前提就是应有的启发,而启发者不是别人,就是先生您。             自从您告诉我车前草可治疗平稳期的痛风,可用其排除尿酸之后,我就意识到,排除尿酸必要靠水液将其带走,也是我再给老父亲治疗尿频时用过车前子,其黏黏糊糊的亲水性印象深刻,于是断定,可用车前草或子将机体组织中的水液锁住并将其带走,顺带将溶解于其中的有害物质一并带出体外。
      就在昨天我在360doc,即网络图书馆中找到了各种病症的单味用药,类似于今天按照功能分类药物的表格,其中痛风的单味药就是车前草,另外一个是板蓝根;治疗水肿的是“?草”(原文即如此),另一个是田螺。 当然还有我自己的敏感,即从股癣的瘙痒中察觉出那层层的白色癣屑,其实就是体液渗出后形成的。      
      这当然还有我阴部体液渗出时的独特感受——突然针刺样的痒一下,接着明显感觉到痒的部位有液体向外渗出(这个感觉太独特了,所以印象深刻,并且当时就有了这是水湿病的判断),刚刚去掉癣屑处过一会再看,又是白色的癣片覆盖,搔抓掉以后皮损部位继续渗出体液,很快就又是一片白。我还有一个从小就患上了鱼鳞癣的学生,一块块指甲大的鳞癣,其边缘是一道道裂口,围绕着一块块黄白色厚甲的鱼鳞癍,其裂隙黄色的体液清晰可见,无人愿意和他一个座位,夏天在他们班上课都要打开窗户,除非下雨或他不来上课,从来他都是单独一个座。
      由此悟到:我的三个病症——我身上的头癣、股癣、足踝部位的水肿,加之我学生的病例,其实病因都是一个——水的代谢出了问题。还有我从自己的腿沉、蹲不下去,蹲下站起来迈不开步,也归因于水湿,也是从脚踝肿判断出的,因为就在2012年我开荒 一亩多地时,脚跗面肿,经过活血化瘀、外用七厘散敷脚面,竟然在肿消时,肿胀最厉害处未破损的皮肤上竟然有水湿。后转为脚踝肿,两者都同时伴随着如上症状。所以一旦老伴儿腿痛突然出现于在坐姿改为站姿,我马上判断和我前年一样,是肌肉筋腱组织有水湿的原因,并且和我异病同治,取得了良好的疗效。现在老伴儿一切如常。
      
      俗话说医生不治癣,治癣就打脸。癣证的顽固我是深有体会的,与其斗争了二十余年,不经意间却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取得这样的疗效,连我都大出意外。车前草的这个应用价值还有待于先生等医家的进一步验证。希望看到这方面的进一步报道。


 楼主| 发表于 2014/9/18 21: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甘新武学中医 发表于 2014/9/18 16:53
朱仁康先生说过"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



      先生说的没错,各种书上都说癣证从风治,治风要行血,我也曾这样用药治疗过自己的癣证,这类方子都用过,还用过朱进忠先生如下方子:
       丹参15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生地10克,白芍10克兄,银花10克,连翘10克,薄荷3克。
    补血行血为该方的最大特点, 经过加减,还在我的外甥女身上用过,不客气说无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

GMT+8, 2021/9/26 17: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