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166|回复: 2

中医学是集微生物、植物、动物三种生态生理的医学体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5 18: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jingxin1955 于 2019/4/5 20:45 编辑




          中医学是集微生物、植物、动物三种生态生理的医学体系
            
                               兼论中医经络、大脑功能与心肾关系



                                                    作者 孙炳炎


            原题:

            五行说木——《天人合一琐谈》系列之      
                      水火既济壮人生
      试论——心肾对于大脑功能的决定性作用



                                                           前言


       四百余年前,一直领先于世界的中国古代科技,为何没能在医学领域发展出作为现代医学基础的人体生理解剖学?是我们的先人缺乏这方面的才智还是如某些人贬低的那样,我们中国人的思维特质只会发展那些与形象有关的技术,而缺少一种叫做“逻辑”的精神,不善长进行严谨周密的逻辑分析与推理,发展不出繁复的科学?
       自1840年中国在西方列强的炮舰面前一败再败,直至120年前甲午战败,中华民族处在空前的自信危机中,许多学者,包括严复、龚自珍、康、梁、章太炎以及民国之后的大批思想家和学者们,都曾对包括中医在内的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过各式各样的反思与批判,著名的如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说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梁启超在北大协和医院手术摘除坏死的一侧肾脏,结果将好肾摘除,为维护西医的声誉而选择了沉默。较为理性的或者出于袒护或者自我辩护的意见则认为,我们的先人找到了不用解剖人体,少用手术的理论和方法,不必通过解剖来认识人体生理,其主要证据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现的五千多年前一颗头顶有生理愈合圆洞的颅骨,据信那是一次成功的开颅手术;另外就是广为人知的华佗用麻沸散给人做打开胸腹的手术。有着这样先进的手术技术,解剖人体以求认识人体的生理又有何难?但我们的先人究竟没有走这条路,那一定是有了更为简洁得力的理论和方法,这个理论方法不是别的,正是中医学特有的脏腑及其附属的经络体系及其学说,其核心的问题之一是心肾与大脑中枢的关系。
      但是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运用现代的各种科学仪器和手段,组织人体的最基本物质和有关机理——遗传和基因都已经清清楚楚,中医学的经络还是茫无踪影,仍然得不到证实,中医还在背负着“用心思维”的尴尬名声。那么,中医的脏腑经络究竟存不存在?它的本质是什么?道路究竟在哪里?
      本文所要做的就是回答这样几个问题。这是一个既非科学工作者,又非医务工作者的一个普通中医爱好者,能够解答这样一个超级重量的问题,莫非这又是一个骗子或出言不惭的狂人?请您先放下任何先入为主的预设,先耐心看下去,相信看了开头,您一定会将全文读完,它不过八千多字,但它的价值远不止这八千字。由于此文之重要,经认真考虑,还是发在《伤寒杂病》这个版块,一是因为本版块的内容和经典大体相关,二是版主是我一直敬仰的大家,第三,将来还有同样重要的涉及到《辅行诀》的医药部分,亦即中医用药的逻辑理论问题还要仰仗先生的指点扶持

      内容提示:
      这是对于现代医学体系颠覆性的发现——中医学是集微生物、植物、动物三种生态生理的医学体系


      经过近两年的艰苦探索,大体上揭示了中医是一种怎样的医学,尤其是解决了事关中医存废的两个关键性难题,即怎样认识中医将大脑的思维功能归之于 心,大脑的生理功能归之于肾的问题。这些在我的文章《以微生物为基础生态,构建天人合一的人体生理学说》中,进行了大致阐述,并把问题的解决过程也反应在了文章里。为了把心肾对于大脑功能的决定性作用的道理能够阐述得更完满些,这里有必要把我在上文所认识到的关于中医学的定义以及心肾与大脑功能的关系,在这里大致重述一下。
      关于中医学,是“以微生态为基础,以植物性(脏)功能为内在主体,以动物性(腑)功能为外在表象,以经络气血津液为联络通道和载体的,以辨证论治为诊疗特点,以阴阳五行为哲学基础的天人合一的人体生理病理诊疗学说 。”其哲学基础就是传统的阴阳五行作为脏腑学说的基本工具和药物学工具。在这里阴阳五行不仅是哲学指导,而且就是实物概念的实体运用。
      再简括一点,中医学就是一种全生态医学体系。
      1.这个全生态是指人融汇微生物进驻自己的体内,用以平衡自然与自身,构筑了人为生物界普通一员的基础;
      2.以植物水液渗透和信息传导为“模板”,复制了体液和信息在各脏腑器官之间渗透传导的生理模式,成为人生命活动的基础运动形式;
      3.继承了动物世界物质、体液循环(食与饮)的生理运动模式,使人能够以主观能动的方式存在于自然之中。
      其脏与腑的区别,就在于,脏基本上(不包括心脏)是以体液的渗透和信息的传导为特征的生理生化运动形式,这与植物水液、营养传输方式完全相同,因此,这类功能我将其称为植物性功能;
      腑是以体液、食物与信息(寸口的切脉点)的流动为特征的生理生化运动形式,这和动物特有的腔路为通道进行物质和信息流转是一样的,因此,我将这样的器官功能称之为动物性功能。
      这样,中医自己也争论不清的三焦也好理解了。《内经》称三焦为“决渎之官”,亦即我理解的水液渗透流通的器官,因此也就不同于心肾这两个体液循环器官——管路流通   
      中医将所有胸腹体腔之内体液渗透流动的功能(包括淋巴在内)统归于三焦来管理,就像把所有的水液代谢功能都交给肾是一个道理,不过一个有着实体的器官,一个至今还在争论它到底是个什么器官。也证明了我在分说植物器官翻版为人类器官时所说的,三焦是翻版了植物茎秆细胞之间水液渗透、毛细、升腾作用而成是正确的。实际上,这是中医两个“用功能”构建的器官(另一个是心包)之一,以示对于人体渗透传导功能的重视,所以一直没有或找不到一个相对应的实体。这样,比如脾胃有湿是脾胃病的常态,在此就可以将脾胃有湿称作中焦有湿,在治疗上用茯苓、白术给中焦渗湿燥湿的含义也确切了;腹水的治疗就可以称作中焦水臌下焦(肾、膀胱)渗泄,而西医则要用导流了。至于西医也会用甘露醇进行泄渗,但这种治疗是需要反复进行的,与中医的治疗腹水臌胀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所谓治不了根本是也。这些也是中医理论体系的构建“参考了”植物生命运动模式的实例
      所以,几乎可以作为现代医学核心的大脑神经传传递功能,因其不属于流动传输(现代医学证实为乙酰胆碱、多巴胺等类物质的接力式传导)而将脑神经细胞与运动器官之间的交通功能其归属于肾;大脑的思想功能因其思想正常与否,取决于心脏(包括心包)的健康、平和、稳定,因此将“思”的功能交给心去主宰。
      在中医学中,脏与腑不是分开来表述的,而是“脏腑”合称的,这是一个以微生物为基础生态,植物与动物性生理共存的复杂系统。因此中医学是一门全生态的生理病理医学。微生物、植物、动物三大生物界的生理生化活动,共同支撑起人类的生理生命活动,这也许是我们的祖先没能够意识到的,但他们用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分明的将三态生物界生理特征共融于人体生理病理中,进而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并以之指导医疗实践,创造了伟大的中医学。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0: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三态对于人类生命的总体意义,已经由我们的传统中医理论体系来完成了,这里主要是分说一下。
       第一微生态系统,对于我们人体大致有如下作用:
       1、我们人体与自然界的平衡器;
       这个系统与我们的免疫系统互为表里,中医所谓的六淫:风、热、暑、湿、燥、寒,亦即自然界的季节气象变化对人的生理病理影响,首先做出反应的就是我们体内的数以千克计的菌类和病毒(相关资料,在人类的大肠、呼吸、排泄系统、皮肤等,寄生着总数达1公斤多,个体数量是人类体细胞几十倍的菌类以及病毒),我们的反应正常与否,就是取决于这些菌类和病毒的反应是否正常;而这些反应亦可以“反作用”于人体——人体的获得性免疫能力,还须有赖于细菌病毒的存在与致病感染;设想如果没有一个这样的生态作为基础,还能存在我们强大的免疫功能,我们的每一个个体,还能存活于这个到处是细菌病毒的世界吗?现代免疫学的免疫种植,不就是这个基础生态系统作用的有意或无意的利用吗?
       2区分族群和生物类别:不同的动物消化系统之内有不同的共生菌群,食草动物消化纤维素的生物酶和细菌,肉食动物肠道内强酸的环境下的菌群,我们人类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饮食习惯形成的肠道菌群,同一地域相同风俗习惯的不同个体的区分,实际上每个个体直至种群的差异,归根结底,肠道菌群的差异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因此我猜想人类对于异类的排异反应很大程度上是菌群的排异反应,不同种族的不同一是习惯,其根源都是菌群决定的,比如食肉喝奶的牧业民族,根本不会有我们汉民族成年后因为肠道缺乏乳糖酶菌,至少有超过一半的汉族人不适合,或者不宜于奶食;生物死亡后,成为细菌的营养,在细菌的作用下都要归于大地,因此土地是菌类的大本营;肠胃消化道则是消化吃进来的各种食物,不同的动物其肠胃的消化菌群显著不同,以消化各自不同的食物,因而也成为了细菌的大本营,可以说动物是将土地搬到了脾胃里,成为后天之本,如是理解脾胃属土,方才顺理(以下各点不再展开)。
       3、为我们提供某种保护,抑制某些有害细菌的生长繁殖;
       4、修复某些创伤;
       5、为我们提供和制造必须的营养物质。
       第二植物性生理系统即以渗透、传导为主的植物性脏腑(脏)功能系统,完成大部分生理生化功能,支撑起整个生命大厦的基本框架,(由于中枢神经的运动方式属于此类,所以大脑系统的生理功能归属于这一系统的肾脏)。
      第三以心为主导的能动的动物性器官(腑)功能系统,让人类真正的动起来,为人类最大限度地独立于自然,更强的适应自然的能力,从而获得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提供了最为强有力的结构性支撑(控制人体运动的中枢神经系统,能否正常、有效、平稳地发挥其功能,决定性的取决于心的功能状态,所以中医学将这样的重任给予了心脏而不是给了大脑中枢神经系统)。
      本文要作的就是运用传统的阴阳五行理论,进一步阐述心肾与大脑生理和功能两方面的问题。

      在五行与脏腑对应关系中,心对应五行的火(离卦),肾对应五行的水(坎卦)。上坎下离为既济卦(以上卦画待往后补充),表示水火相谐,诸事顺遂,生命勃发。前文在梳理人脑生理功能时,明确由于大脑的生理运动方式为生物传导,其生理基础是大脑和脑脊液中的乙酰胆碱、氨基酸、肾上腺素、多巴胺等40余种生物传导物质,由它们上传下达人体感官从外界获得的各种信息,经由大脑将这些信息进行加工处理,再由大脑发出相应的应对行为指令,从而完成各种生物神经生理活动。我不太清楚这些传导物质具体的运动形式,但凭着我对于大型团体操的理解,尝试推测大脑信息传递的生理机制:
      成千上万队员动作的整齐划一与协调,动如一体,其指令,一个可以是音乐;另外也可以是每行排头队员的动作或手中举着的道具色彩、形状等。由此推测,如果大脑传递信号的功能,就是电信号的传导,那么,理论上只需正负两种电子的瞬间极性化、去极化即可完成。但由于这些电子极性传导时要穿过无数的细胞膜(神经突触膜),因此会延迟传递的速度。至于这信号传到哪个器官,具体内容是什么,可由带有不同结构信息的传导物质加载正负电子去完成,即同类的动(+),非同类的不动(-)。
      好了,我们回到大脑信息传递的物质基础上来。无疑,多巴胺等传导物质的生物组成,还有其完成自己的传递功能,都离不开一个基本环境——细胞液。如果没有大脑和脊髓、分支神经细胞的细胞液、细胞间液,那就需要导电性能良好的金属了。人体细胞液、细胞间液中,充满着各种带有极性的离子体,也可以看成是导电良好的金属导体。这些人体内金属、非金属的离子体能够产生电传导,其环境是绝不能离开一个“水”字的。水不仅是神经传导的不二载体,而且也是荣养人体每一个细胞的不可或缺的营养要素之一,那么,中医就是将被水荣养的各个器官,以及能够对水产生疏导、分布、聚合、排泄等不同影响的器官功能,统一加载在肾的功能上,最后由肾统一打理水的去向,完成人体内的水液循环与代谢的生理过程。
      由以上分析可以看到,人体大脑神经功能的质与量,良好的水液循环代谢机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这不仅需要每一个细胞的参与,需要人体每一个器官施加相应的影响,更需要肾作为总成的大总管。
      之所以不把这样重要的生理功能归属于其他脏器,我们再从中枢神经的结构看。从人体的大脑向下,是小脑、延髓、脊髓及其各个棘突旁的神经束、腰骶神经束、股神经束、踵、踝、脚底、脚趾神经丛。这不就是发了芽的种子带着根须吗?那个大脑不就是彭大的两瓣儿的子叶吗?发芽种子的形象,加上子叶与芽茎根须之间的肝脾肺肾等脏器,一个植物态的人站立起来了。加进去心脏以及肠胃、胆囊、膀胱等腑腔,植物态的人能动了。   而肾就处在这些脏器的最下端,膀胱的旁边,按西医的解剖学,执掌着分泌清浊(尿液与血液)的重大作用。中医呢?则把所有的关于水的功能最后总成在肾的名下——一切浮肿、水肿、水臌涨,甚至皮肤癣肿、干燥发热等,许多问题都可以通过肾或其他器官同肾“商量”解决。可以这样认为:肾就是我们体内的司命之官,司长最重要的水液吸收、循环、代谢等功能,而肾及其所对应的穴位——“命门(后腰部正对着神阙即肚脐穴)”,旁边是左右各一的肾俞穴——就把守在脊髓的中段靠下一点处,就近管理着中枢神经这条流淌着神经递质的河道。不把这样的生理重担交给它,你让中枢神经(水流)独立承当,自我管理这条河道,它有病了,信息传输不灵了、错乱了,责之神经系统(水流),有用吗?
      在人体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与水液有关的,在生理解剖上却找不到的器官,即三焦,这又是怎样的一个器官呢?这还要从西医讲起。
      西医并非不知道渗透传导乃生物体液循环和信息流动之又一种重要生理活动形式,但其所关注都在解剖视野之内那些能够流动之物,例如血液循环,还有科学家因此付出了生命代价,能不重视?因此,对其精细解剖分析,直至微细到细微管路——毛细血管。虽然已经注意到淋巴液之渗透传导,并以“淋巴系统”名之,注意到肾脏尿液渗滤以及重新吸收机制,却不曾悟得全身一体存在之体液渗导与淋巴实为一系。中医不仅注意到了,还将五脏除去心脏之外的其他各脏的生理活动,悉数归于渗导(液体在实体间隙间流动的方式)。肺、肝、脾、肾以及胰腺皆为实体脏器,除有血管、胆管、气管、胰管内外相通,血液、体液以及气体交换皆为渗导,而且,又特设了一个在解剖上本不存在的“三焦”器官,用以“管理”胸中、中腹、少腹三段,上、中、下三焦的水液流动。由于这一植物性特征在动物和人体之内的普遍存在,于是中医以此为基点,构建起了以植物渗导为特点的“人体脏腑生理系统”学说,于是自然就有了以植物渗导所带来(有)的人体脏腑生理,以及由于渗导而生的渗导通道:
      —— 脉络、经络——体液与生物信息渗导之通道!(研究写作至此的瞬间发现)。
      由于水液电传导的各向一致,所以现代人在猜想经络是生物电传导之通路,设计出电传仪,试图揭开经络之谜的努力,无不以失败而告终!但它又确实存在,一如人们的猜想。针灸之穴位刺激,酸、麻、胀、痛,所谓得气,有时如碰了麻筋儿般过电感,即人体特殊部位受到刺激时所产生的电讯号的传导,这种传导应该是由这个通道“专业的”传令兵,如乙酰胆碱或氨基酸、多巴胺等完成的,之所以外加的电流不能够沿着经络进行传导,是因为外加电流不能具体到是由乙酰胆碱传递电子还是由氨基酸、肾上腺素传递电子,所传出的电路也不是经络传输,而是各向都有,所以我怀疑那些针灸的时候加上电刺激的做法是否有效果。(07 22)关于脉络的存在,我们还是可以通过观察植物的叶脉来理解:叶柄向上连接枝干,向下(叶面)呈网状结构分布,作用不用我在这里啰嗦了吧?这些脉络通向哪里?条条大路通罗马,也通向全世界——通向各个脏腑、器官直至每一个细胞,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穴位应该就是这通道上的一个个藏有该脏腑的体液或信息的“大小仓库”,或者更为具体一些,就是那些“传令兵——乙酰胆碱、多巴胺等的集结营地”,(07 22)它们凝结不通了,就意味着人病了,病位就是这条通路上的某个点,或者就是其所关联的脏腑病了,通过针灸,达到重行打通堵塞之处,纠正发生紊乱的脏腑的目的,人体也就得到了康复。这点,就不必再劳我费心费力了,古今中医已经和正在做着。
      中医治疗精神疾患,很少有直接从中枢神经或针对神经递质下手,而从载运它的水液,管理着它的肾以及其他相关的脏腑处寻求解决之道,如此是否更有效?比如一个人抑郁,兴奋不起来,给他吗啡、冰毒、鸦片行不行?失眠、发神经不睡觉,狂躁,伤人毁物,非要用强力镇静剂吗?
      人的大脑神经系统是最为脆弱的器官之一,可我们却对其施以最强暴的医疗,而主管中枢水液循环的肾不知去问责,却让什么都不“吃”,只知消耗葡萄糖和氧的神经中枢负责语言行为动作失常之责,这对头吗?
      中医认为肾藏有人的先天之精,究其本质来说,这是父母给的,还有受孕时的天时等的影响,称之为先天之本。“本”者,根也。加之后天之本的脾胃,中医将其归属五行的“土(自然界为细菌的大本营,在人体同样是寄生菌的大本营)”,健康饱满的种子根扎在丰厚的土壤里,加之风调雨顺,水量调匀,一个生命不茁壮成长,一个人不健康成长,更待如何?
      当然,以上论述属于哲学思辨,代替不了西医的解剖验证,但能够直接验证的和能够看到的不都一定是本质,肾脏的泌尿和二次回收葡萄糖、血细胞和其他营养物质的功能,当尿液中出现了葡萄糖或红细胞的时候,能说“一定是肾脏出了问题”吗?同理,没有看到的或者未经过科学验证的,不一定就不存在或不是事实。比如一个人体质的强弱,按西医的六大营养要素说法,能不能说成六大营养要素全面或偏失的结果?用纯粹的六大要素养活一个活人——吃进去或静脉进去都可以——看看?谁能做这样的实验?你拒绝这样的实验,拒绝实证,难道不也是出于哲学推理,认为不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0: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心脑关系,我们就先按西医的说法来理解心脑的生理功能。中枢神经的延髓管理着心跳和呼吸等重要脏器的生理功能,心脏跳动的指令也由此发出。但也不要忘记了,即包括人在内的动物心脏在离体或脑死亡之后,还会自主跳动,直至没有能量或其他脏器的物质信息停止供给而停跳。那么,延髓的这一功能就要打个问号了,究竟是大脑指令心跳呢还是延髓在下传大脑的状态给心脏,心脏再根据大脑的需要来调整心率呢?
      例如我现在写作到这里时的心律是88/分钟,我在安静状态下只有72次。
      我坐在电脑椅里,身体其他部位,除了手,感觉不到的肠胃运动等,基本没有动的,至少相当于每小时步行三四千米的散步心率吧,这时的大脑是相对安静的,大于安静状态的心跳次数无疑主要是给肢体运动的。如果你是边走边思考,延髓就会将大脑此时的状态反映给心脏,由心脏再加快一些心跳次数,以满足大脑的需要。我的理解不一定对,但延髓的功能即使按我说的,也不是在贬低大脑的中枢地位;将思维的重任由心来主宰,也并非要降低中枢神经和大脑的地位,而是要让大脑“心无旁骛”,用不着“一日三餐自己动手”,用不着为自己缺糖缺氧而“昏了头”,此时的心脏,就相当于大脑的后勤部长,甚至就是供给员、厨师。前边关于人类也存在着巅顶优势一文引数据:仅占体重1/40的大脑要消耗全部耗氧量的25%——50%,全部能量物质——葡萄糖的25%以上,这些都是谁给它送来的?这点西医最有权威了,比谁都清楚。此时如果心病了,不能很好的提供给大脑以足够的血糖血氧,轻的也会思维迟钝,疲乏倦怠吧?严重呢?
      到此为止,无论中医还是西医,有一点基本上是一致的,那就是心脏对于大脑思维的无可争议的重要。数据显示,只要大脑在11秒钟之外得不到新的血液供应,人就活会发生晕厥,数十秒内不能恢复血液供应,就会面临大脑细胞的死亡。因此,即使由西医作出,大脑的功能由心来主宰的判断,也不是不可以吧。但为什么不呢?出于对大脑的爱?出于对大脑地位的维护?但在脑病和神经精神医疗上,我们却看不到对于大脑的“仁慈”的爱,看看精神病院的那些病人,我看无论是用药还是手段,无一不是暴力。这点我手头就有不是发生在精神病院的案例,适当的地方会拿出讨论的。
      再看中医对于心肾和大脑的关系是如何表述的。肾已经基本讨论完了,关于心,除了那句“心之官则思”,“思由心主”之外,心对于大脑的决定性主宰,也已经在讨论西医对于心脑关系的认识时给予了说明。还有一句很简单的话:肾水上承心火,心火下暖肾水,这才是中医区别于西医的根本点。
      前文说过,大脑细胞消耗的葡萄糖和氧的量是其他脏器器官细胞的八倍以上,所产之热也最多,以致人体只有头面部一年四季都可以暴露在外,首先散热的需要。那么再问一句:是谁将这些热散掉的?血液中的水嘛!血液中的水又是来自哪里?你别说是喝进来的,那样说不但无意义,而且也解释不了糖尿病人或其他水代谢失常的人喝多少水也不解渴的问题。能够参与到血液循环,运送养分和氧气的水,无一不是由肾主管着,由此说“肾水上承心火”,带走由心主血液循环到脑部所产生的热,不可以吗?不仅是大脑,人体所有的细胞都在消耗着糖和氧气,产生着大量的热,而尤以大脑为主,这是否可以叫做“下暖”?这些热在温暖着全身时,如果肢端末梢循环不好(注意:肾主管着水液的循环)手脚发凉冰冷,意味着心肾功能有所失职(寸部脉显示沉、细)了,意味着心(火)不强而脉细,肾(水)不温而脉沉,处于病态,此时可以叫做心火下不温肾了,同时向大脑供应的血液也相应的减少,此时就会出现“少阴肾经”的“但欲寐(想睡觉)”的疲乏状态。这其实也不是心肾的错,而是肾主管的水液循环在无力保障全身温暖时所作出的“明智之举”——脉沉收缩入里,舍掉末梢,保住中心(让人睡一会也是节省能量的措施)!让重要的脏器热乎着,保证生命运行的基本正常才是硬道理。有什么样的理论,就有什么样的对策。这些显而易见的道理,西医有吗?因此不要说它没有纠正手脚发冷的药物,连当归生姜羊肉汤这样的亦药亦食的对策也不能有。
      注意,人体细胞所产生的热源自哪里?这点西医比谁都明白,间接来自太阳,直接的来自体细胞消耗的,从食物中摄取的葡萄糖、脂肪、蛋白质等营养元素,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氧气,在各个体细胞内,参与燃烧掉葡萄糖,产生动力,发出热能。氧气——阳气,这不就是由血红蛋白运送过来的助燃的火源吗?葡萄糖等,这些源自太阳(火——二氧化碳与太阳能)与水的化合物,不就是由血液传送来的能源吗?水与火已经走完了一段水火相济的植物或动物的生命之旅,现在,在人体和大脑细胞内,水火再次相济,奏响了一曲新的生命之歌交响乐!
      在此,水与火已经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推理的工具,而成为了实实在在的维持生命生理的具体物质,只不过一个叫做氧,另一个叫做葡萄糖而已。它们消耗的反应过程不就是燃烧生火的过程吗?为了不让其产生的热将人“烧死”,还是要靠水将其带走、散掉,西医是不是也这样讲此理?这幅图景,肾担当着一身,尤其是大脑的后勤部长的职责,心脏则是一身,尤其是神经中枢大脑的先锋官和保护屏障,难道这是中医在科学不发达时代,用“幻想的联系来代替尚未知道的现实的联系,用臆想来补充缺少的事实,用纯粹的想象来填补现实的空白”(闻康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以上对比分析,谁的理论更符合事实,更符合人的生命之理?
      其实,西医在肾上腺的生理解剖上,已经证明了中医的许多功能,例如其髓质产生的肾上腺素“使心脏收缩力上升;心脏、肝、和筋骨的血管扩张和皮肤、粘膜的血管缩小。在药物上,肾上腺素在心脏停止时用来刺激心脏,或是哮喘时扩张气管”;其皮质激素可“调节电解质和水盐代谢”,“调节糖、脂肪、和蛋白质的代谢。”(360百科)古代中医有一种叫做“邪祟”的病症,相当于现代精神分裂或癔症病,由于事涉迷信,现中医学已经不讲此证,其脉证为“脉来乍(忽然)大乍小、乍短乍长,为祸祟”,“凡鬼祟附着之脉,两手乍长乍短,乍密(快)乍疏(慢),乍沉(重按有感)乍浮(轻触有感)”。其实此证即是心肾联合调解脑神经的典型案例,我理解为心脏得不到来自大脑中枢的正常指令,我称之为元神被替换,代替其行令的次级神经发出一连串乱命,由延髓下达肾上腺之后,忽然加大或减少肾上腺素的分泌入血,心脏指令受体同时也在的“狐疑”,不知该如何跳动,忽快忽慢。我已经将其《写成唯物主义应该承认“鬼” ——祟病之我见》一文。
      现代西医自以为走在时代前列就是先进的,死守着僵化的因果逻辑信条,只看到事物的前因后果,看不到事务更广泛的多角度、多维度的因素和联系,必然走进越先进问题越多,越无法解决的地步。
      而我们古老的中医,能将抽象的哲理工具,化作具体的物质和可以见闻的形象,两千余年前,我们的祖先这就是这样运用着阴阳五行,演绎出比现代科学更合理的如此完美的人体生理生化理论。在这里,阴阳五行不再深奥玄妙,它就在你我的身体里,水与火分别作为能源和载体,一刻不停的上承下暖,演绎出如下一幅美好的图景:
      ——植根于大地(土),吸取矿物营养(金),水火相济,催生着繁茂的生命之树(木),灿烂壮丽着我们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GMT+8, 2019/6/20 05:5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