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937|回复: 3

再谈通许人民医院治疗武汉肺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1 12: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溪黄草555 于 2020/1/31 12:34 编辑

李宗恩医师(文)

在网上公布了通许人民医院用经方中医治好两个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后,得到了很大的回响,许多人想多了解一些细节,更有许多人很好奇,为什么一群西医「敢」以中医的方式来救治疑似武汉肺炎急诊病人,而且还「能」把确诊病例治好?
通许人民医院开始学习中医的来龙去脉,我在之前的文章「西医转中医 蜕变的开始」解释过,文章介绍了倪海厦老师的学生杨贞医师和通许人民医院奈孝凯院长,以及其中的缘分,没有看过的读者可以先去了解以下,在此不重复说明,我这里想介绍另外两位重要的人物:娄爱枝副院长及汤英主任。

这两位女医师,都是资深的西医,娄副院长是呼吸消化内科的专家,汤主任是感染科的专家。一年半前,杨贞医师到通许人民医院,在奈院长的安排下,以中医方法帮忙治疗住院病人,两位主任级医师因此开始接触中医,也开始研读倪海厦老师的中医教学内容。两位都非常认真学习,平时在医院看诊、值班、行政工作就已经让他们每周工作时数远远超过一般的上班族,下了班,还挑灯夜战,努力学习经方中医。娄副院长告诉我,无论白天看诊多么疲惫,她每天晚上一定认真研读倪海厦老师的中医教材,她在三个月内把倪海厦老师五套人纪教材全部看完一次,白天再利用空档休息时间,跟着杨贞医师临床看诊。这样的学习态度,加上原本一二十年临床医疗的经验,自然进步非常快。而这一年多来,他们两位也不断增加中医临床看诊的比例,许多原来寻求西医治疗的病人,都被他们改成以中医方法治疗,中医临床经验不断累积,对中医的信心也就日益加强。

这一次,通许人民医院一次接收了十多名疑似武汉肺炎的病人,娄副院长担任这次流感治疗组组长,汤主任亲自带领医护人员连续十天24小时在隔离病区工作,进行第一线的抢救工作。杨贞医师和我都不在通许人民医院,只能远距离给意见,虽然杨医师尽心尽力的指导他们,临床治疗的应付及决定,还是得靠娄副院长和汤主任随机应变,真的是考验他们中医临床功力的关键时刻。结果说明一切,这十多名疑似武汉肺炎的病人,都已经稳定恢复,化验检查均在正常范围,其中两位被正式确诊为武汉肺炎,也己经康复。目前通许人民医院正在接收更多的疑似武汉肺炎病患,为他们提供有效的治疗。


通许人民医院奈院长正在要求所有参与治疗的医师,把各种中西医讯息整理给我,让我们对武汉肺炎有更多的了解,也探讨如何把这次紧急治疗的经验推广到中国各地。目前,娄副院长整理出来的基本参考流程如下:
1)如果肺部CT无异常阴影,单纯低热、咳嗽、流清鼻涕,给予葛根汤(根据病人临床症状调整用药)
2)如果肺部CT无异常阴影,高烧,体温38以上,无论有没有咳嗽、咳痰等,给予射干麻黄汤加大青龙汤(根据病人临床症状调整用药)
3)如果肺部CT有异常阴影,肺部有感染情况,给予泽漆汤加茯苓四逆汤,或射干麻黄汤加千金苇茎汤(根据病人临床症状调整用药)
4)这次两个己经正式确诊的病例,发烧、咳嗽、肺部CT有片状阴影,服用大青龙汤、射干麻黄汤、千金苇茎汤加减两剂后,改服用泽漆汤加茯苓四逆汤加减。病人体温恢复到36.5,肺部CT及化验检查均在正常范围。

当然,上面的基本流程,只是参考,真的临床治疗,还是得非常小心地辨证论治,不能依样画葫芦,而且很多确诊病例的问题不仅仅在肺家,而是已经延伸到其它脏腑,得视轻重缓急来决定先从那个方向救治。

通许人民医院这次救治的经验,也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方式的中西医结合:「西医检测、中医治疗」。娄副院长、汤主任及其他参与的西医们,坚持以中医方法来救治疑似武汉肺炎的急诊病人,不过,他们也借重多年的西医经验,利用CT及各种检测来确认病情发展。有多年治疗肺炎经验的中医师,并不需要靠肺部CT及各种检测来诊断,病人的声音、咳嗽深浅及方式、综合症状等等,是可以判断肺家的病情。然而,这需要足够的临床经验,也不容易快速推展。在西医学习中医的过程里,借用这些检测,譬如用肺部CT来确定肺部下方是否痰饮很重、胸腔是否积液等等,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折衷办法,一方面可以增加医师诊断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学习中的医师拿来和各种症状做对比,让他们更了解中医书籍中描述的细节,增加他们学习中医的速度。

没几位中医师,在没有西医医疗下,真的治好众多的严重流感肺炎病例。网络上却有一大堆纸上谈兵的文章,讨论中医如何治疗武汉肺炎,充其量也只是根据简单的症状条例,连结到一些古书中的药方。两位学习中医仅仅一年半的西医,竟然可以独当一面,以中医的方法治好大家非常害怕的武汉肺炎。这再次强调一点,医学是实战的学问,学习的方向正确,拿得出疗效卓越的重症急症病例,如同这两位学习中医的西医,远远比其他许多人有资格发言!「治好病的医生说话」!

 楼主| 发表于 2020/1/31 12: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非典到武汉肺炎
李宗恩医师(文)
武汉肺炎,Novelcoronavirus (2019-nCoV)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越来越严重,被证实可以人传人,也在武汉以外的许多地方发现病例,造成世界各国及世界卫生组织(WHO)高度关切,当然也让很多住在中国大陆及附近区域的华人非常紧张,就好像当年的非典肺炎疫情即将再一次大爆发一样。
目前,现代医学还没有找到治疗武汉肺炎的方法,只能针对某些症状来处理,疫苗的研发更是遥遥无期。怎么办?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中医就会被搬出来,这次也不例外。武汉肺炎爆发后,网上马上有许多中医对付武汉肺炎的文章。当然,除非哪位中医师看过、治好过大量的武汉肺炎病例,所有的讨论都是猜想、假设。然而,有些猜想及假设值得参考,有些猜想及假设却明显在误导大众。
依据多年累积大量的临床病例观察,无论是非典、禽流感、猪流感、还是每年的流感,人体败坏的进程依然如同伤寒杂病论探讨的一样,非常简化的说,从一般桂枝汤证、葛根汤证等的表寒,转变到小青龙汤证等的里寒,津液不足、水道运化失调而化热,变成比较严重的大青龙汤证,或者更严重肺脏的寒热夹杂,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篇中的射干麻黄证、葶苈大枣泻肺汤证、泽漆汤证、小青龙加石膏汤证等等混杂出现,搞得乱七八糟,也不再是什么简单方剂可以对应的。
然而,虽然进程很像,不同于一般外感的是,这些严重流感肺炎病情加重的改变速度快非常多,也来得猛烈顽强很多。一般的外感从桂枝汤证、葛根汤证等转变到大青龙汤证或更复杂的病情,通常需要一两周的时间。同时,还得病人自己非常不注意,或者医生治疗错误,一般感冒才会没办法自己好,反而变成严重的病症。这几年的流感,从一开始觉得不太对劲,到严重复杂的病情,只需要三四天,而且有越来越快的趋势。这大幅提高中医师治疗流感时,判断功力及敏感度的要求,中医师必须在许多症状还没有出现时,就得抓紧时间,赶紧行动,却又不能预防过度,反而让病情加重。换句话说,时机、剂量、药材比例变得非常重要,稍有不慎,就无法反转病情。
举个例子,有些病人得了流感,咳嗽非常严重,痰非常多,呼吸困难。依照中医的辨证,假如一致都是寒,舌苔白、小便清、怕冷等等,本来依照辨证论治,我们可能会开射干麻黄汤加减给病人。然而,因为流感的进程非常快速,中医师得非常敏感,譬如看到舌苔白却带有一丝丝干的感觉,就很可能得加上大寒的石膏来避免肺丧失津液,却又不能加太多石膏,以免肺寒加重。又譬如听到咳嗽声音非常深沈,从肺的底部发出,又带有脓痰的浊音,就很可能得加上泻肺的葶苈来避免肺中水饮、痰饮大幅增加,却又不能加太多葶苈,以免肺变得太虚弱。
我们回头来看这次的武汉肺炎。根据有限的信息,我们知道感染后有大约两周的潜伏期,这段时间没有什么症状,病人可能只会感到有些疲惫。刚开始发病时,很像一般的感冒,病人会发热、乏力,并不严重,没有什么流鼻涕等上呼吸道的症状,有的甚至没有发热。约一半的病人一周多后恢复,另一半的病人却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有些病人会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代谢性酸中毒、凝血功能障碍等等严重的问题,可能导致死亡。
从上面的叙述,我们不难发现,一开始很像一般中医外感的桂枝汤证、葛根汤证,一半的病人也就自己恢复了,另一半的病人却出现快速的入里化热现象,肺津液迅速流失,非常浓稠的痰饮沉积在肺部下方。同时,中医认为肺为人体调节津液的源头,肺金生水,好比天空下雨一般,而当肺的功能及津液调节出现严重障碍,很快就会推累三焦水道、肾脏等的功能,导致上面提到的几种严重病情。换句话说,武汉肺炎可以让轻微的太阳证外感,迅速发展成严重的肺痿肺痈,再进一步瓦解人体其它功能的运作。
怎么治疗?在没有直接武汉肺炎病人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根据有限的信息来推论,不过,以前大量的流感肺炎治疗病例,可以让我们比较有信心的面对武汉肺炎。当病人已经出现明显武汉肺炎症状时,大多已经入里化热,严重的肺痿肺痈。这个时候,得用大剂量的石膏清肺热、加强肺津液运作,也得靠葶苈、大戟等把肺下方浓稠的痰饮及胸腔可能的积液去掉,痰饮积液不去,是无法修复肺家肺津液运作的。同时,肺气不宣,就好像吸管上头堵住了,吸管内的水无法上下,我们还得使用麻黄等宣肺、发阳的中药来配合。另外,肺已经受损了,除了大动作急救外,比较稳定后,还得靠一些润肺的药来收尾,让肺完全恢复。如果我们列一个可能加入的中药单,大致有石膏、葶苈子、大戟、生半夏、麻黄、射干、紫菀、款冬花、 生姜、炙甘草、红枣、麦门冬、杏仁等等。当然,如前面所言,用药的时机、剂量、药材比例非常重要,严格考验中医师的功力与胆识,一旦判断错误,不但没有效果,反而可能会加重病情。
网上有些中医师,说武汉肺炎或其它流感肺炎可以用板蓝根清热解毒来治好。也有些中医师说可以用麦门冬汤、麻杏石甘汤等等的轻剂治好严重的肺炎。甚至还有些中医师,说多喝绿豆汤可以预防武汉肺炎!其实,真的遇过、治好过非典、禽流感、猪流感等严重流感肺炎的中医师,一看这些文章,就几乎可以确定这些人根本没有治疗过严重肺炎的经验,充其量只是在西医治疗下,在旁边帮帮病人一些小忙而已。这样的情况下,难怪中国政府平时大力推展中医,真的有如同武汉肺炎这样重大疫情爆发时,却看不到中国政府大量使用中医方法来治疗病人、控制疫情。医学是实战的学问,没有大量临床病例,讲得再好听都是没有用的,如果希望中医真的在主流医学里站立起来,希望中医真的能面对大规模的疫情,回归最基本的临床疗效,才是最重要的,其它都只像是武术表演,而非实际作战。

发表于 2020/2/1 22: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很实在,回归最基本的临床疗效,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哪有给中医施展的平台???就算是非常有兴趣,学习也是业余学,身家用,像服务别人,真的是不能不考虑自己的肚子,但是就算这样还是依然坚持走下去,另一方面呢?医疗环境,真的是惹不起啊,还有呢?疾病真的是很复杂,什么是中医,不单单是吃药,而是运用中医的思维,集所有手段于一身,只要利于患者,就可以使用,包括西医,这就是中医,这也才是中医,中医从来不排斥西医,不排斥科技,但是前提是在中医思维的框架下,如此而已!!
发表于 2020/2/7 14: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现在的环境真的是,生存不易,中医在夹道中无法发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GMT+8, 2020/2/27 13:3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