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楼主: 济缘

究竟要不要化疗和放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 19: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荑萱 发表于 2014/12/31 04:14
不可化疗,更不可放疗!
无意子先生是我知道的当今治癌第一人。无意子先生说过乳腺本无癌,有肿块乃气血 ...

我对这种中医的治疗癌症很感兴趣,无意子有没有治疗好乳腺癌的案例?有几例病人?治愈率是都少?无意子是高人,这样问问总可以吧?
发表于 2015/1/1 2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荑萱 于 2015/1/2 08:59 编辑

那遇到这样的病又如何治呢?


癌症治愈要点无外乎扶正与袪邪。 扶正无外乎根据病人特点哪里弱补哪里,无外乎补阴补阳补气补血,对症时食补与药补均有奇效。这里养护脾胃为第一要点。


袪邪的方法非常多。对乳腺癌来说,重点在破结,化於,泄毒。
扶正与袪邪可以同时进行,也可以分阶段进行。对体弱之人需先扶正后袪邪,
袪邪力度也不能太大,需缓缓去邪。对体强之人,可以先大力袪邪,可以从汗,吐,大小便泄毒,然后大力扶正。




发表于 2015/1/1 20: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荑萱 于 2015/1/2 01:17 编辑
lingang 发表于 2015/1/1 19:33
我对这种中医的治疗癌症很感兴趣,无意子有没有治疗好乳腺癌的案例?有几例病人?治愈率是都少?无意子是 ...

我从奇才贴上看来的,无意子先生治癌成功率可算是100%。他治过肺癌,血癌,肝癌,腺癌等等,都有病案的。你可找来读。
不过他治病是业余的,喜欢而已。他现在年纪大了,归隐山庄了,不替人治病了。




发表于 2015/1/1 20: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楼主父母,跟兄弟姐妹商议好后,可以选择其它治疗。

如果是其他人,劝你不要多嘴,让他问医生去。
发表于 2015/1/1 21: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和肝自柔!

无意子先生治癌症的方法与病例:  

"
“一诊断为‘弥漫性肝病’,许多患者就吓得不轻。其实,肝炎、脂肪肝、肝纤维化都属于肝脏弥漫性病变,因为这些病变在整个肝脏的分布是相对一致的;而肝血管瘤、肝囊肿、肝癌则属于肝脏局部的占位性病变。‘弥漫性肝病’,总的来说就是肝脏内部稍微粗糙一些,在仪器中光点反射就会强一些,许多‘弥漫性肝病’的人其实肝功能正常,不用治疗。如果大惊小怪,听信庸医,用了进口、高档化合药物,反倒加重病情,如果再搞个什么穿剌活检,那肝内的‘老百姓’也会奋起反抗外敌入侵,它们就聚集起来,拿起武器作拼博,这时候‘农田无人种,工厂停产’,肝的正常功能不能发挥,真的是无事找事,小病变大病或绝症了。”
    师父眯起眼睛看向窗外,又开言道:“肖微的‘弥漫性肝病’是七情失常出现的短时性瘀堵郁结,主因是气不行血,滞而成淤。只要消除被庸医吓出的恐惧症,教以做人处事的道理,讲明没了性命,一切皆等于无,同时辅之以对症的中药调理,应该很快可痊愈。根据肖微体胖结实,血旺火盛及近几个月忧心烦燥、思绪不宁,精神压抑的情况,你可采用清热解毒,疏肝理气,开胸解郁、凉血化瘀的办法。冬虫夏草、鳖甲、桃仁等中药对肝郁气滞血瘀均有效果。另一方面肖微湿邪伤阳耗气,热邪灼阴耗液,湿热久蕴导致肝脾亏虚,气血运行不畅则津液不能疏布,饮食不节、嗜酒过度,情志内伤导致肝、脾功能受损。中医认为肝病的基本病机是正衰邪盛,湿热未尽兼血瘀,肝郁脾肾气血虚。肝郁气滞,导致血瘀根源。中药虻虫、蛴螬可破血逐瘀、通经软坚,这些药搭配好,再辅之行气,清火、排毒之药,则半个月可除此肝患。”
    师父兴致很高,一扯就扯远去了,他接着说:“上次重庆那位女士的盆腔液性暗区和肖微的弥漫性肝病都是气滞血瘀郁结而成,都可以短时间产生,短期消除。这些病是发展成癌的基础之一,根据《内经》载述,癌症属气血凝滞的症瘕。近年来,现代生物医学通过对癌症病人检查发现,患者血流缓慢或停滞,红细胞重度聚集,管腔高度扭曲,血流受阻,使正常细胞在致癌细胞的作用下发生裂变而成为癌细胞,遇有微循环功能障碍,血液速度缓慢时,癌细胞就会形成癌栓,膨胀生长,浸润正常组织。这与中医认为人体气血运转不畅造成气血郁滞,产生内热而引发机体内变的理论是一致的。但是,发展速度因人而异,情志和饮食是决定发展速度的二个重要原因。对这种病既不能听信一些无知的说法:没关系不需要治!也不要听信那些小题大作的庸医的恐吓:不抓紧治很快就成绝症!更不能接受西医的穿剌活检,甚至做介入疗法。这是因为,任何穿剌活检的设备在进入体内前的确是消过毒的,甚至是无菌的,但进入体内肝内后,如与肝毒接触后,再拔出时就带着毒一路感染了。这就是许多病人在做了穿剌活检、介入疗法或开刀切割后,肝功能越来越差,扩散很快的原因之一,许多人不久就会出现黄疸、腹水,肚子鼓胀。介入化疗治疗不仅对于肝癌组织有破坏作用,也有可能影响到其他肝组织。”
    我看师父欲止又言道:“得了肝病需要分析发生的部位、范位的大小、时间长短、肝功基础好坏、恶性程度等等,采取相应的对策,治疗方案因人而异。一般来说,早期发现,单发的、较小的、部位不在危险区域的,身体素质好的,可以短期下逐瘀的猛药,如果是弥漫性的,则需解毒逐秽、活血化瘀,药力且平和。这一时期心情调理,工作减负,饮食平和尤为重要,适应病人特点的对症气功锻炼可以有惊人的疗效。”
此时师父站起来,走到客厅中央,脚分肩宽,眯眼宁静,于不经意间,他老人家缓缓动起,全身、四肢处处有如微波荡漾,延绵不断,我们在附近都感觉得到如微风拂面、清气罩身,神志陡然怡然自得。约一分钟,师父己收势回坐,我们竟然是猛然间才发现师父己收功的了。
    我和师兄弟们赶紧说了许多奉承拍马的赞叹之词,师父好像己听惯了我们及病者们常说的此类话,所以没什么反应。却问我们:“刚在这短短的一段动作主要是平肝气,化肝瘀,你们要记住!”大师兄撇撇嘴,我耸了一下肩,五师弟则大声说:“师父,我看都没看清!怎么记住啊?!”我们几个几乎是同声附和地嚷道:是
啊!……。
    我给肖微开了方子:冬虫夏草、鳖甲、桃仁、虻虫、当归,血竭,红花、决明、芹菜根、丹参、香附、钧藤、夜交藤、木香、半边莲、垂盆草。第二天又把六字诀和五禽戏教给她,并嘱她尽量多体息。          2007年9月11日,肖微电话告知:我把性命与事业的关系想通了,心情也好了,每天坚持二次气功,服药一个星期后,身体就己没什么不适感,现在饮食、睡眠、大小便都正常。我说:“那就去做个B超吧!”
        2007年9月13日,肖微做了B超检查,在检查前,她反复要求医生看仔细一点。结论出来了:肝胆胰脾未见明显异常。(见图四)我告诉师父,师父说:没有有没有没有,全是一念生起,气和肝自柔啊!

"
发表于 2015/1/1 2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乳腺癌同肝郁脱不了关系。下面是根尘老师讲《四圣心源》二十四:肝郁的治疗

"所以这个需要从咱们黄元御老先生给我们讲的这个一气周流,这个理论,我们从这个理论的源头,要对这个理论体系重新去回顾。从这个源头上找治疗的方案。那么黄元御在《四圣心源》里讲,有一句话,“凡病则郁。”就说只要是疾病,必然是一气周流出现了淤滞,或者出现了郁结,周流不畅。出现了气郁呀,郁则为病,也就是“凡病则郁”。那么,一般的气郁,我们通称为肝郁。只要生病,必然有肝郁呀。那我们讲,正常情况下叫一气周流。它包含了好几个含义:首先就是它圆融一气,我们知道一气,它在升降出入。它如果是升降都很和缓,升为阳,降为阴呀,那么它就会阴阳和合。它就表现不出什么升降,也表现不出阴阳来。它就会成为一个非常圆融,非常和谐的一气。所以一气是一个正常的状态。有了阴阳的时候,有了明显的阴阳症状的时候,一气必然就不和谐了。另一方面呢,是周流。这个气它要动,它不是在那儿不动呀,它要在那边非常通畅和缓的周流。就是说这个圆融一气是动态的。它在动态周流过程当中,保持着相对和合,圆融的这么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治病的时候,就是要恢复一气这种动态的、周流的、相对稳定的、阴阳和合的这种状态,就是这个目的。
      所以,简单地来说,像这种不很典型,症状又比较多,说不出是什么病的这种病,其实都可以算作是肝郁这个范围,都是肝气郁滞。那么肝气郁滞,我们这个肝呢,主疏泄,主升发,宜疏散,我们应该疏肝行气,这是我们常用的治疗手段。那么,这个疏肝有很多办法呀。张仲景的小柴胡是疏达肝气,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办法。我想的是我们在这里从一气周流的层面,把这个疏肝的思路再梳理一下。以前我给大家讲过,讲六经的时候,讲十二经脉循行,讲这个六经六气的时候,讲过一气周流层次的问题。那么,一气周流它是中土之气斡旋流通演变为四象。也就是说,一气虽然它可以分为中土之气和四象之气,其实它还是本身这个脾胃气血,中土之气的一种变化,一种流通变化而已。本质上都是土气,都是一气。那么它有变化,就会有一个变化的范围。这个变化的范围呢,就是水火之间的范围,就是土气能够承受的范围,或者是土气能够主宰的范围。
      如果我们从脉象上来讲,咱们摸一个病人脉的时候,你看他的脉,它在一来一去之间,这个脉跳动,一下子跳起来了,一下子又回去了。这就是一上一下,一来一去,一出一入,这就是气的一个升降,这就是气的活动范围,这是从脉象上来讲气的活动范围。正常人它的活动范围比较大,你是浮取也有,沉取也有,浮取沉取它都是比较柔和的,比较缓和的。也就是说它是比较自由宽泛,流畅无碍,就跟在大马路上走一样,没有什么阻碍。可以走到这边,也可以走那边,可以走过来走过去,没有限制。当出现郁结的时候,出现了气郁,或者出现了病理的结滞,阻碍了一气的周流。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呢,可能是这郁滞不是很厉害,只是某一点,只是小范围郁结,分布的范围不广。那么,它导致的气郁,对整个气的通行影响相对比较小。
      咱们打个比喻来讲,就好比说,你看,下班之后在马路上,过地下通道或过天桥的时候,会有些摆小摊的。它占道,在这通道上占了一块,摆上东西卖,我们走在这地方就窄了,人就会相对于比较拥挤。假设占的地方还比较小,这还问题还不大。如果他占的地方比较多,那可能人就没地方走了呀。所以,郁结就好比……就跟这种情况比较相似的。我们需要去化解这个郁结,要把这个郁结去掉,把这阻碍去掉。当这个郁结比较轻的时候,我们只要去流通一气,它这郁结自己就散开了。就好比一个人在这儿摆小摊,然后呢,挡着大家都走的不好。想让他不要在这里摆了。你采取了什么办法呢?请一支部队过来,好几千人,“咣当咣当咣当”,全过来不停在这天桥走。所以呢,走的人一多把他给挤走了,就是这个意思。正气通行力量加强以后,正气本身就会把郁结自己祛掉,自己就把它冲散了。
      你好比说感冒时表气郁,脉偏沉,脉沉紧,用上麻黄汤那样的,集中全身的力量,都往外冲,往外散,那就把这个郁结散开了。小柴胡汤也是这样的,小柴胡汤这郁结偏于体内一点,不是偏表了,是偏里一些。用柴胡而不用麻黄去冲,用柴胡去冲散。张仲景用柴胡用125克,一副药。那跟千军万马一样,带领着正气过去,把这个郁结冲散了,他就好了。那么还有一种情况呢,就是郁结比较重,就好比通道里面,摆小摊的把通道都占满了这一通道留下很少一点空,你再派千斤万马进去,它根本进不去。没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让你进去,这个时候你强行疏散是无效的。那怎么办?只能一个一个的去做工作啊。“你们不要在这儿卖了,你们走吧。这个地方时走路的,不是卖东西的……”一个一个的做工作,一点一点的劝散,劝着他们走,把这个地方道腾出来,然后在可以恢复通行的功能,恢复一气的周流。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破结、破气,去用这些药,就不能单纯用疏通的药。
      所以你看有时候治病就跟我们生活的很多事情是很像的,碰见一个具体的病情你要分析它属于哪种情况,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方法。它处理起来最简单又最有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案。而对于肝气的流通呢,其实我们不光牵扯到流通升降的问题。肝气主升,宜散。所以我们往往是升达肝气。不光是升达肝气,其实还有出入的问题。从脉相上来讲有些人他肝气郁的时候你摸他的脉呢,他的脉摸的弦满有力,脉比较紧,气比较足,气郁到那个地方走不动。我们可以用柴胡、薄荷这样的药去升达、去疏散。还有一种情况呢,他是气郁于内,不能外出。脉摸着很沉,他也很紧很沉。觉得整个脉气郁到里面不能出来,有入无出。你看我们讲十二经络循行的时候我们知道十二经脉它是有阴有阳,阴经循行于内,入脏。阳经循行于外,入腑。这个脉很沉,郁到里面不出来。好比这个脉气主要就循行于五脏了。六腑阳中这块就好像出不来的感觉。这个时候呢,就要引导一气,要引导它由阴出阳,加强它这个气的外出。
      出入也是升降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也归于升降之内。如果这个气它五脏六腑都能周流,单纯的某一块儿郁结上了,走不痛快。我们可以直接用升达流通的办法去解决。而这种脉气很沉出不来,它的这个郁结偏深了。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往往需要用什么呢?一个就是我刚才讲的要用破结、破气的方法。他肯定是郁结的比较深,比较重,把气挡在里面了,不能单纯的去升达,很难,要用破结的办法。另外还要加强引导这个气外出啊,要用上引气外出的药。其实引气外出的药还是升达的药,只不过引起气外出的药呢,它不是单纯用升达的药,不是我们用麻黄啊,用点麦芽、薄荷就可以了。
       它还要用一点养阴的药,你想它这个气呢,生病的时候只在里面转悠,它不出来。所以时间长了呢,如果比喻成人的话,就跟人巡逻一样,只有一百个人在里巡逻,全身可能需要二百个人,它这个病的时间长了,外面它不出来了,光在里面巡逻了,气光在里面转悠,那里面只需要一百个就够了。它可能气就相对比较少,你现在一定让它出来,那就增加人手啊。所以不能说光把它拉出来,还要增加人手。要加养阴,加润养,要增加粮草给一气增加力量,所以要加滋养的药。像肉苁蓉、黄精包括有时候甚至会用点人参、黄芪等等。然后呢,再加上升达疏散的药,就是麻黄、柴胡、薄荷、麦芽类似这种升达的药。那么就好比有带队的有干活的,大家一块儿就出来了。脉气就可以由内出外,就会一身表里脏腑内外它就都转过来了。都周流开了。
       刚才讲的肝气郁它大概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是我们刚才讲得一气周流的范围,这个范围从肌表到内脏,肌表再往里可以理解成经络,经络再往里可以理解成六腑,再往里可以理解成五脏。它分成几个层面,其实《内经》里分的更细一些。那么它正常情况下一气应该是由内到外,由里及表,整个范围它都是很通畅的在周流,无所不至,每个地方都很通透。一旦它出现郁结的时候,如果你摸的脉,浮取、沉取都有,都比较有劲,至少说明他表里内外气都能到达。只是气比较郁,郁在哪一步?或者这郁在哪一个体系了,五脏哪一个体系偏郁,它只是堵在那一段儿了。这个时候呢,算是比较轻的,一般来讲我们通过疏通就可以解决。
      反过来如果这个气郁的比较紧,比较深,郁到里面出不来了,那么这就不是郁到哪一个体系了。这是五脏六腑全都郁上了。这个时候就需要解决出入的问题,要这个气能够从里面出来。从里面出来需要破结,需要破气。把障碍去掉,然后加上润养和疏通的药,领着这个气再出来。大概就是这两种办法来解决肝郁的问题。肝气一郁解决,整个一气的通路通畅那么大部分问题就会有一个明显的改善。如果他伴有中焦不运,那你就运中焦。如果他伴有痰浊你化痰浊,伴有瘀血你化瘀血,伴有肾虚你补肾,这个都好办。而关键的问题就是“凡病则郁”,郁的问题其实很重要。如何去妥善的处理肝气的郁结,需要我们分得比较细一些。那么我在临床上了基本上是从这两个层面来解决肝的郁结问题。一种是比较轻的直接流通;一种是比较重的就要破结,去掉障碍后再加上润养流通,引导这个气由内出外。这两个办法呢,其实也不是完全分开的,你可以灵活的去变通运用。效果也还是很不错的。
       所以我就在想呢,我们在临床上治病呢,我们天天给大家讲一气周流,实际上一气周流从临床上来讲呢,它跟很多疾病的症状息息相关。有时候你单听患者讲症状你就能判断大概。往往是讲的症状越多,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生病的,其实他的病比较轻,他可能只是一气的郁滞而已,气郁上了。反之有些人觉得没啥大问题,没啥感觉的,没准病还挺重了。他可能气郁的很深很重。整个气都流通不了了,他反而就没感觉。没有气的地方就没感觉。有些病人我在治疗的过程当中,有一个……尤其是肝气郁的比较重的,越给他治疗越给他疏通,他越觉得症状越重,症状越多。好像是越治越厉害了。那我就会给他解释了,我说你这就是郁结之气外散啊。病气外出,这是好事啊。是这个过程不会太长的。所以我们治病是去化解问题,是去化解郁结。我们的目标是流通,是通畅,是无障碍,始终要知道周流这两个字一定要放在心里。任何时候我们的目的都是要周流,所以一定要化解障碍,要扶植一气,让他能够正常的流通。但是这种治疗办法呢,很容易暴露问题,就是身上他有问题的地方很容易暴露出症状来。甚至以前没感觉的地方用了药马上觉得不舒服了,也容易引起患者的一些误解,这个要跟患者讲清楚。问题暴露出来是好事,暴露出来是由阴症转成阳症了。阳症好治,阴症不好治。你都不知道身上哪不舒服,还治什么病。
      那么下面讲一下这两种情况的用药。如果郁结比较轻,从脉象上来讲,这种人的脉一般都比较有劲的,脉也是比较饱满的,可能有点弦紧啊,有点急促啊,可能有痰的带着一点滑相,有瘀血的带着一点涩相,寒气重的带着点微微发硬,脉气发凉啊,这些都无关紧要,配上些相应的药就可以。主要是流通肝气。那么流通肝气呢,像这种情况呢,我一般从气分和血分两个层次一块儿来流通。因为血分的药我喜欢用丹皮和丹参,气分的药我喜欢用薄荷和香附。就是丹皮、丹参、薄荷、香附,这是我舒达肝气非常用的经常用的效果比较好的两对药,都是十几克就可以了,常用量,一般都是12克左右。那么丹皮丹参,你久病必郁啊,活血的嘛。就是病久了就用瘀血,所以首先呢从瘀血的角度,从有形的角度去化解郁结。然后呢,薄荷、香附就流通气分的,再从气分的角度去流通。因为久病呢也是容易虚,耗伤正气。所以呢用得药比较柔和,丹皮、丹参是比较柔和的,薄荷、香附也是比较柔和的,这个药不是很峻烈,缓缓疏通,王道之法。一般情况下都是合适的。
       但是如果这个郁的气比较饱满,正气比较足,郁结稍微偏重一些,气摸的很饱满很有劲的时候。我也会柴胡和枳壳,柴胡和枳壳这两味药,柴胡疏通,枳壳破气。相对就比较刚烈一些,来的猛烈些。当这个脉气摸得比较足,比较有劲儿的时候可以用这两味药。那郁结的比较深比较重时间很长了,摸得脉很沉或者摸的这个脉都没什么劲儿了。隐隐约约感觉郁到里面很急的那种感觉,这个时候就要用破结的药,先要通破深度的郁结,这种郁结一般都是伴有有形的结质了。那么我呢也是从气分血分两个层面用药,那么血分呢我喜欢用元胡和桃仁。元胡和桃仁是破血分郁结的。然后再用三棱、莪术破气分郁结。元胡是入血分的,桃仁比较润一些,元胡比较燥,一燥一润,一块儿来破结,三棱、莪术呢就是质地比较刚硬,气来的也是刚烈一些,它也是能破结,从气分去破结。莪术也有偏于入血分的意思,没有元胡入的更深一些,那么这两对药呢也是从血分气分两个方面就把一般的郁结都能破开。也都是常用的量,也就是15克左右就够了,一般情况下不用太大的量。
      那么润养的药呢,因为凡是需要破结的时候都需要润养的药,你还需要气流通出来,增加气得来源,需要润养。润养我一般呢,在运中焦的前提下,单纯左路这块我喜欢用当归、肉苁蓉这两味药。当归是润养疏通偏升的一个药,肉苁蓉是润养偏敛藏的一个药,也是一散一收。因为当归收的力量大,肉苁蓉藏的力量小,所以它这个药在养的过程中有一个升达的作用。一般当归用的少一些,肉苁蓉用的多一些。当归一般用12g左右,肉苁蓉20g左右,它就能很好的起到润养疏通、缓缓升达的作用。
   如果患者他的郁结在四肢上,尤其是下肢腰部以下,还有明显不通的症状比如说像腿麻、静脉曲张,脚凉呀,有时候还可以用上威灵仙这味药。威灵仙这个药疏达的效果非常好,入的比较深。疏达肝气,就是先破结,再疏达。破结润养的同时,加以疏达肝气。
       所以你看咱们用这几个药来治疗这几个常见肝气郁结,用这些药来解决肝郁的问题就足够了,一般情况下来解决肝郁的问题就足够了。当然,如果大部分患者中土都不太理想,你还要用上运中的药,有痰的用上化痰的药,肾虚的可能在破结之后能够流通的时候还要加上补肾的药,这个都可以灵活处理。相比而言,这个化解郁结、疏达肝气这个药是最关键的,这部分药用好了,整个一盘棋就活了,整个气就动起来了,就有灵气了。你没有这部分药的话,你再怎么去运中,再怎么去补肾,再怎么去化痰,气动不起来,转动不起来。气不流通,病就没有好转的可能,所以“凡病则郁”,要想治好病,那就要化郁,去除郁结。去除郁结,那就要疏肝。我们今天晚上主要讲疏肝用药的思路。
      所以患者你往往给他用上药之后,他的脉象很快就起来了。脉沉的,慢慢就不沉了,脉急的慢慢就不急了,就柔和起来了。就是这个脉弦急而紧变得柔和,脉沉变得慢慢浮起来,都是脉象通透的一种表现、脉象周流通畅的一种表现,就是它不受约束,不着急了,可以正常的升降出入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很自由了。所以疏肝实际上就是让一气恢复到一个非常自由的、缓和通畅的状态,是这么一个目的。如果我们能把治疗这种症状不是很典型的患者,能把疏肝这部分问题解决好了,他这个问题你就帮他解决了一半了相当是,其它的问题你就灵活的辩证治疗,配合就可以了。主要的疏肝的问题解决了,就解决了一大部分问题。
     今天晚上主要讲这个临床上非常常见的一部分患者,说不上什么病,没有什么典型的特征,那么这部分患者往往就是一个典型的、比较宽泛的肝郁患者,你就给他化解肝郁就可以了。不管他是什么症状,不管他是什么感觉,都可以治疗。往往一个症状好了,其它症状跟着也好了。患者往往也会比较惊喜。这种病呢,只要不伴有严重的痰浊和顽固的肾虚,都算好治。肝郁是比较好治见得最多,面最广,相对来讲也最好治的。不好治的是痰浊和肾虚,这个不好治。讲课的内容今晚上就讲这么多,大家有问题,提出来我们再交流一下。
"
发表于 2015/1/1 21: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lingang 发表于 2015/1/1 19:04
化疗的目的是防止淋巴转移吧?乳腺癌最后致命的都是淋巴癌,所以手术后化疗是常规治疗,这是一套完整治疗方 ...

真正能治好淋巴癌的也是中医!至少从我读过的各种医案来说,西医还未有治愈过淋巴癌的。不管什么癌,到最后都是侵入全身. 这就是癌症的凶险之处!

而治愈癌症,就像一颗大树从根上病了,然后树枝树叶渐渐枯萎。再怎么洒药或砍病坏的树枝树叶都无济于事,得从根上治。这根是什么?
发表于 2015/1/1 21: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据说化疗治愈乳腺癌的例子还是有,所有的癌症里,就乳腺癌的治愈率相对比较高。在找不到中医高人的情况下,也只有随缘了。

但是, 如果病人极有悟性的化,说不定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战胜癌症!

这里想说的是,不管病人选择了什么方法,一定要坚信这是最好的,不能患得患失。不管选择什么治疗方案,病人自己能做的事还是很多,而且相当重要!
发表于 2015/1/1 22: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说的是退一万步的话,因为我知道劝别人不去做化疗基本是不可能的。08年,我曾经劝过我的姑妈要她不要让表哥去化疗,在我表嫂也同意不做化疗的情况下,我还是败了! 我姑妈说,什么呀,人家是美国回来的医学博士啊,人家说再做一次就好了,难道我家某某比人家医学博士还知道的多? 结果就是表哥痛苦地死在医院里。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子到最后瘦得只有皮包骨。化疗太痛苦了!
发表于 2015/1/1 22: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我姑妈讲起我表哥去世时的情景,都痛哭流泪!我只有说,表哥去天堂了,不要再担心他了。

点评

哎!我们又能改变什么?万事随缘  发表于 2015/4/11 20:3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GMT+8, 2019/3/23 20:3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