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25019|回复: 95

沉痛悼念王正龙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9 23: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悼词(学生代表)
悼词

从老师学习已然七年了。习惯于每周一四去老师家上课;习惯于所有不明白的、哪怕是小事,问问老师;习惯于跟老师唠唠点滴小事,以从中获得启发。老师,已然是我们的亲人,如同一位严父呵护我们的成长,而老师家,更早已成为我们这些外乡人在北京的家。

常有人问:你们跟老师学到了什么?我想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但是,至少,我们从当年见病人就手足无措到今天能够担当起“大夫”的称谓而问心无愧,这就是老师给我们最大的财富。老师将如神农尝百草般用生命换来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所有愿意学习中医、了解中医的人,老师常说:多一个人知道正确的东西,就能少死多少人呐。

我曾问老师:如果有一天有人问,为什么王老师精通医术却一身病痛,我该如何回答?并有些担忧地问,自己会不会和老师一样,壮年就疾病缠身。老师说,你们不会的,我是开路者,任何一个流派、学问、思想的开创者都是最为艰辛和不易的,我已经给你们开好路了,你们只要沿着走就行;而我也是最孤独的,当我都不知道未来如何时,没有人可以给我以指导,没有人可以和我讨论,我只有我自己与我相伴。而现在老师走了,再没有人为我们披荆斩棘;再没有人在茫茫大海中为我们指引前进的方向;再没有人在我们走错了岔路时,及时让我们回归正途。

但是,我们不会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会像老师一样奋勇前行,哪怕不知路在何方。老师说,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走了,他不要我们哭哭啼啼,更不要沉溺于后悔、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他不希望我们的生活因此而变化,更不希望我们因为他的离去,而向错误的思想低头,他希望我们一直走下去,就像他在时一样。

老师曾常无不遗憾地说,他死后五十年,中医将会灭亡,也正是因为此,每每病体沉重,他总在我们劝他休息时坚持给我们讲课,总说时间不多了。他是在燃烧他已然虚弱的身体,希望能留下更多的财富给每一个学生。记得以前上临床课,一上就是六七个小时,我不止一次跟老师说:歇歇吧,您的身体吃不消,而且讲那么多,大家根本记不住,您何必呢?老师总是长叹一声:我怕时间不够,你们都有录音笔,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们至少还有录音可以听,如果有人能够在我死后还能从我的录音中学到什么,救更多的人,那我今天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每每有从外地来的学生来看老师,纵然老师前夜因疼痛而彻夜未眠,仍会强撑病体,多讲一点,再多讲一点。他说:学生大老远来看我,他们心里有我这个老师,他们来一趟不容易,尽可能给他们多讲一点,是我这个当老师的,唯一能给他们的东西。即使在最后的几个月,老师都无法下床,仍在惦记着,等到七八月,身体好些了,一定要开个推拿班,给所有想学的同学,特别是外地的同学一个学习的机会。可是,不会再有那一天了。

老师匆匆地走了,带着太多的遗憾。作为学生的我们,还没有能力替老师完成他的心愿。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对得起“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正龙国学”的网站我会一直办下去,老师的录音我会一直整理。

如今,老师的生命虽已逝去,但是我相信,从今天起,老师的使命会在每一个有志于中国传统医学的学子的心中永远铭记。而他的思想则会被永远传扬!老师的灵魂与日月同在!

老师,走好……

黄芊
http://wbsr6464.blog.163.com/blog/static/11301464420104198144417/王迪弟弟写给网友的信
大家好!
    我是王迪的弟弟王云鹏,昨天追悼会的主持的一句话非常感人:“人生的悲惨莫过于永别”。在昨天,我们与他永别了!痛哭流涕无法表达我对他的思念!今天我仍然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登陆哥哥的博客,也很少看他在博客中的文章,更没有发表过任何言论,因为我不懂医学,也没和他探讨过医学问题,今早登录的时候看见有人批评他和他的观点,于是想就此发表一下个人的感想,让大家对他有进一步的了解,我想以下这些内容大家可能听说过,但细节大家都不清楚,我想就我对他的了解和与他走过的日子和大家分享。
    我和哥哥认识的时候是在1983年,那年他19岁,我8岁,我家是个大家庭,父母兄弟姐妹10人,分散住在全国5个城市,王迪哥哥高中毕业后分配到北京钢铁研究院,他出差来到天津,住过1天,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他,只知道北京有一个打篮球的王非哥,由于他个子很高,我一度误认为他是王非,经大人介绍才知道他是王非的弟弟王迪,和他一起吃饭,晚上他教我画画的笔法和太极拳的基本招式直至深夜,当时我对他的印象很深,既年轻又清秀,又有知识,我对他很崇拜!,他在我们这辈中排行第五,1986年,我们全家到厦门三伯家旅游,全家40多人旅游,我们与他度过了极快乐的日子,他对弟弟妹妹很好,五个弟弟妹妹都喜欢围着他转,他给我们讲佛经故事,讲公案,做游戏,练武术,那次旅游我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由于我最爱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们的关系最好,后来,我经常在假期去北京找他玩,一住就是1个星期,而他却从不厌烦我这个比他小11岁的弟弟,那时侯我家的环境并不好,家里也不富裕,记得那年他从扬州高旻寺回来整理要带过来的行李,听说他回来了我去找他玩,他也没钱,于是我们就到他朋友黄京鄂家里去卖书,到了黄大哥家,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书,他将已经烂熟于心的书全部装箱卖掉,我们骑着自行车到北京各大二手书店去兜售,最后以1到2折的价格卖得了400多元钱,于是他请我到北京各个景点去玩,给我详细讲解其中的故事,和他在一起的学生都应该知道,他对中国文化、建筑、军事、历史、书画都有相当的造诣,所以他讲解圆明园、颐和园与故宫和导游完全不一样,每个景点我们开关时进去,非得闭馆时管理元多次催促才依依不舍走出,他对其中的一砖一瓦都了若指掌,他不是在参观旅游景点,而是在欣赏文化和历史,对其中的一个对联,一个场景能引申出一段历史与文化,使参观者受益匪浅,所以他走到哪里,哪里有一大堆游客跟着他,有些有导游的游客都催促了,记得有一次,我和他的两个学生,我们去中国历史博物馆,我们早晨开馆进去,自带的水和面包,和一般讲解员不一样,他为我们讲解每一样展品,为什么这件展品代表那个时期的历史,每件历史展品的来历,每个建筑展品的技术,每个展品的历史价值,我们完全沉迷在了中国的历史中,不知不觉到了闭馆时刻,扬声器中响起了清场的广播,我们和后面的10多个游客才如梦初醒,发现才刚刚讲完元代,所以现在明清历史在我印象中就模糊许多了,晚上他请我吃北京最有名的素斋饭馆“功德林”,至今我还记得“红烧肉”,“鱼香肉丝”,“红烧鹅肉”,“葱蒜菠菜汤”的味道,当时花了100多元,那可是92年啊,一张故宫的门票才8元,我当时并不知道价格是多少,多年后我请同事去吃功德林素斋,4个人没点几个菜花了1000多,除了一桌老外以外这个饭店没有人,确实比较贵,所以,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这个哥哥它可以有400元请我玩和吃饭花300元,可能现在人觉得这不算什么,换算一下,现在收入8000元/月,能否为弟弟妹妹来你家一次玩就花费6000吗?何况他全部财产只有1000元,那时流行的是“万元户”,他曾调侃自己也算是“千元户”了,我们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最远到小汤山,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
    在扬州高旻寺学习后,回到北京,我们很意外的是给我带回一个嫂子,这个嫂子长得可不漂亮啊,大家都不满意,我甚至不希望他结婚,因为他自己有家了今后和我玩就少了,小孩子的想法还是自私的,后来发现,我这个嫂子哥哥选得有道理,人很好,慢慢地大家也都接受了,我仍然去他家找他玩,甚至他在顺义管理一个电容生产工厂的时候还在顺义住了一个星期,其实那里没什么好玩的,就是几间破平房,我们两辆自行车,驮着嫂子,骑行30分钟到顺义县城,买排骨,买书都很开心,回家他让我按照菜谱自己做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我醋倒多了,做完后,我自己吃掉了2斤“醋排骨”,晚上没有电视看,他也不接已经装好的卫星天线,他说:“朋友将公司让我经营,怎么能没创业先享受呢?”虽然在顺义的日子不长,晚上又到我房间装鬼吓我,我仍然很开心,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只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都是开心的日子,无论在哪里。
    后来,嘉辰出生了,在嘉辰小的时候,我都上班了,还是常常去他家住几天玩,这时候他就比较忙了,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医,将自己练习太极拳、气功、道家周易、儒家、佛学、养生结合到一起,有时讨论,他将自己对中医的理解结合几种文化给我讲解,我不太感兴趣,只对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进行学习,所以他对他的学生说,我这个弟弟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学科,就学会了诡辩,我和他学习纵横家鬼谷子的学术,这个“诡辩”培养了我快速逻辑思维的方式,我在机关工作,负责应用计算机软件项目研发的共组,现在搞技术管理,他的观念对我的人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同时,在我人生有所徘徊的时候都是哥哥为我指明方向,包括毕业后工作的选择,是继续求学,进入机关还是去公司,甚至谈恋爱都让他参谋,女朋友都让他看看,他认可我才高兴,可以说,哥哥对我的人生以及今后的道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的勤奋、好学、慎独、奉献、忠孝、仁义都深深影响着我。
    我们不能阻止某些人对他的看法,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包括对观点的选择,哥哥去世了,有人批评他如何不能自医,甚至对他观点进行攻击,可以,没问题,比如网名“ 歪龙王”、“解雨”等网友,你可以保留自己的观点并且提出,但是不要以嘲讽的口气进行抨击,第一是对死者的尊重,第二是因为你对他的病直至去世不了解情况,世界上没有不死的人,没有不病的人,即使不是王迪,如果有通晓世界所有医学的这么一个人,难道他就不死了?就没有致死的病因了?至于哥哥的病,我觉得是因为其性格所致,也因为他从小的家庭环境以及面临的压力所致,他父亲天津南开中学毕业,1962年清华大学6年建筑系毕业,在全国注册建筑师中,冶金建筑研究总院排名第一,是我们全家学习最好的人,他哥哥王非,曾多年任中国男篮队员和主教练,曾带领八一队多次夺得全国篮球联赛冠军,现任浙江广厦主教练,而他在家中却只被认为是一个不听父母兄长话,一意孤行辞职不务正业的人,他自小爱好绘画、文艺等,在中学说相声上台表演,却被父亲认为下九流,追求中国古文化与中医被亲人认为不务正业,所以他的精神压力极大,尤其想在亲人面前证明自己,不顾一切地去学习,尤其辞职后在艰难的生活中求学,被亲人们所不耻,我们家除我父亲外,皆认为他歪门邪道,不务正业,而我父亲最小,基本上无说话地位,他在扬州学习期间,基本没什么人去特意看他,我父亲曾去看望过他两次,他很感动,两人多次流泪拥抱在一起。所以,他学习的过程,体会中医的过程是非常艰辛的,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饭吃,仍然不懈努力,他甚至有一次,实在没有钱了将卜卦的6枚硬币都拿出来了,也绝不向父兄亲友开口,甚至我都不知道,由此可想而知他生活的压力与艰辛,所以这几年我只要出差到北京,都要到北京去看看他,请他吃顿饭,给嘉辰一些买书的钱,他爱好军事,我买几把仿真玩具枪送给他,看着他的高兴,我很欣慰,只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了,在这点上,我绝对不如他。大家试想,全家都靠他一个人养活,一个上学的孩子,一部带学生四处讲游的厢式汽车,一份不固定的收入,看在北京这样高消费的城市何等艰难,他仍然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那些攻击他的网友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你是这样艰苦的生活条件,拖着病体一讲就是几小时的课,每天修改上万字的书,接打几十个病人、朋友询问病情的电话,很多人看病都是朋友介绍,很多都不给诊费,他又不卖药,如何生活?今天没钱了,想明天怎样交纳孩子的学费,如何吃饭,如何教学生新鲜的知识,学生不懂的可以提问,他不懂的向谁提问?一堂课的背后浸透着多少汗水与思考?还有如何将自己的书出版?如何光大自己的想法?尤其是病了之后,不能讲课了,生活如何保证,试想在这样的条件下,谁能保证自己的身体?即使西医能够治理表象,但背后的代价是什么?很可能他早就死在医院了,他走的时候我们怀疑是癌症,在扬州高旻寺学习的时候,被老师当作佣人,给病人看病关键的时候支你出去,干很重的农活,吃的是青菜豆腐素食,老人将重活、累活吩咐给新人干,中国一向都是这样,他累得得了严重的肺结核,故称痨病,试问现在还有得痨病的吗?那是严重缺乏营养,过度劳累所致,留下了病根,06年他在肺部穿孔化脓的情况下仍然带我和学生们到东陵参观游玩与讲解,这些地方比如他都去过N次了,但是为了学生他仍坚持,回来后就倒下了,这些都是在事后大家才知道的,生活的不规律他还得了严重的糖尿病,最高36的血糖仪都测不出来了,估计他的血糖有50,为什么不打胰岛素控制呢?初期的时候他没时间治疗,极强的工作强度不允许他休息治疗,倒下时,他的身体已经适应了这么高的血糖了,维持还能延续,一旦降到正常水平他还能活吗?只有死得更快,我两周前去看他,他说经过几个月的调治自己已经好多了,身体里还有一块瘀血正在慢慢排出,由于他太瘦弱了,187cm的身高只有100斤,我推测在吐血的时候窒息了,所以导致了死亡,并不是他不能治,也不是不想治,而是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时间了,生活压力之大,导致恢复的不如破坏的,他的一生致力于中国古文化,以及中医学,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对长辈尽到孝道,到任何有亲戚的地方不管多忙,身体多不好,都要亲自拜访。对兄弟姐妹关怀备至,哪个兄弟姐妹找到他必竭尽全力帮助,对学生毫无保留,每个学生任何时候问他问题,必全力以赴回答,直至鞠躬尽瘁。17号晚上我为他守灵,看到半夜从全国各地赶来的他认识的学生、网友都来祭拜,在灵前行九叩大礼,每次头碰地的时候都是掷地有声,我的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在单位,我大小是个中层领导,机关工作性质更是要求冷静处之,此前从未有亲人的离世让我如此悲伤,但此情此景却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些网友、学生居然很多都没有见过他,只在网上看过他的录像,听过他的录音,以及在博客上与他交流。我希望他的弟子能够整理他的文字,视频,录音、书籍,为大家提供完整的下载,至于未出版的书籍,我想征求嫂子同意后给大家下载,光大他的思想!听说深圳的一个朋友已经整理了200多万字的音视频以及文章资料了!哥哥,你安息吧!看到这些朋友,我为你感到欣慰,为你终生从事的中医研究感到骄傲,他们定会继承你的衣钵,光大中医研究。他并没有离开我们,只是远走了,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就没有了一身病痛,我们还会开心的生活在一起!一定会的!。
    作为王迪的弟弟,在这里,我对各位网友,学生,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包括曾经攻击哥哥观点的网友,也请你们看看这些文章,会对王迪哥哥的为人,知识,学术以及他故去的原因有一个新的认识,我不怪你们,甚至在亲属中都有你们这样的想法,很正常,他不是圣人,即使圣人也有不为人知的一方面,但是深入了解后,你们一定会理解他。
    再次感谢大家,哥哥没有了,我悲痛万分,希望在今后我和哥哥的朋友、学生、网友继续交流,我的邮箱是,今后我会时常登录他的博客,谢谢!
                                                                                                         王云鹏
                                                                                                      2010年5月19日


[ 本帖最后由 梦觉 于 2010/5/20 18:58 编辑 ]
父子.jpg
快乐.jpg
微笑.jpg
发表于 2010/5/20 01: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龙先生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人,是一个对中医有信仰的人。


悼词(朋友代表)
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各位同学: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怀念王迪,与他告别。王迪生于1965330,于2010516去世,享年46岁。
王迪立志较早,高中毕业,他就已经在思索,怎样才能做一番大的事业,怎样才能在人间留下一些有用的东西。一天,王迪来找我,说他要辞去工作,离开父母兄嫂,离开北京,要得大能力,要长大本领。可是父母兄嫂坚决不同意他离开北京,我看到他上嘴唇起满了泡,下嘴唇也起满了泡。
随后的几年,他博览群书,他访名师,拜高人,天南地北,吃大苦,受大累,塑造自己。那时的王迪,为许多名师所看好,也的确从他们身上得到许多常人所不知道的真本领。那是一个体格强健,意气风发,胸怀大志而又有真本事的王迪。
王迪的本领是真的本领,而当时那个社会,并没有为王迪搭建平台供他施展,有本事未必被认可,有本事未必能挣钱。之后王迪在成家育子的生活中很艰辛,他行过医,画过画,做过手工,做过装修设计,做过小时工,曾经还想去干搬运工,去修自行车,他说这些能挣多一点钱,总之什么赚钱做什么,只为生存……由于心志太高,王迪有苦不愿意说,即便亲友看到他的艰难资助他,他也决不接受,他认为一切的艰苦都是对他的磨砺,那时的王迪勇于承受一切艰难困苦,那时的王迪在精神上非常强大。
金子总要发光,真本领早晚会被发掘出来。随着交往圈子的不断扩大,王迪的博学,王迪的深刻被越来越多的人欣赏和重视。早期与王迪在一起的时候,我常遇到这样的情景,有些人听到王迪一番谈吐便惊讶不已,背后问我他什么来历,我只好告诉他们这个人叫王迪,这个王迪什么都不是。这是真的,王迪没有职称,没有头衔,没有职务,没有任何的名分,甚至连工作都没有。王迪什么都不是,王迪什么都没有,但是明眼人却发现,这时的王迪,他有了价值。来了约书稿的,来了约片子的,来了大量向他求医的,来了团体请他讲座的,王迪更热衷于带学生,于是,王迪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成规模的讲座形成于北京中医药大学,这应该是中国中医药第一学府。听讲的学生怪有趣的,有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还有他们的老师,包括博士生导师;除了中国的学生,还有其它多个国家的学生;除了学生,还有许多在职的医务工作者;除了医务工作者,还有许多其它行业的人。因为王迪讲的不仅是医,还有其它中国文化的精髓;因为王迪通的不仅是医理,他也是佛、道、儒、易的通才。王迪不仅在学校讲大课,在诊所带临床,长期以来,他还在拥挤的家里带学生。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却做起了当年孔子做的事;做着当年孔子做的事,却得了个颜回的命。颜回,作为孔子最赞赏、最得力的第一高徒,却英年早逝。是谁叫走了颜回?是谁叫走了王迪?不是别人,是王迪自己,是他的执著,是他一旦选择便奋不顾身,拼尽全力的执著……长期以来,他拖着病体,只要能走,就去课堂,一讲就是好几个小时,谁不知道这伤气啊;周末还带学生去公园,去博物馆,去遗址,因为那些地方满是历史的精华,满是智慧的结晶,到处是宝藏,老师不带着,学生找不到,实在走不了路了,他就在家里开课,家里开课次次到深夜。就这样讲,就这样讲,春蚕到死,蜡炬成灰……
王迪啊,我问你,两百万字的书稿还没有出版,天南地北的学生还没有听够,那些无处可治,却被你治好了的病人还有没有好好地感谢你,你怎么就走了?那么多的亲人,你的本事还没有被他们认可呢!还有,你不是还有很多的东西要证明给我们看吗?你证明给我们看了吗?王迪啊,为什么大家都说你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呢?
我们知道,你走得并不开心,因为你的书还没有面世,你的学生还没有足够好的业绩表呈送给你。其实你想错了。其实,你努力的成果,已经以不同的表达方式,已经以不同的渠道广为传播;这不正是你当初的愿望吗?事实上,你在中医界已经树起了一面旗帜。是的,你的英年早逝,给自己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也给我们大家留下了太多的遗憾,但是我们依然可以说,你早年立下的志愿已经完成。
王迪,你可以安息了。
黄京鄂
2010518


[ 本帖最后由 梦觉 于 2010/5/21 16:28 编辑 ]
发表于 2010/5/20 07: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愿逝者走好!生者安康!

刚才看到这篇文,黏贴过来,供大家了解情况。              梦觉
张见微我所了解的王正龙(一)(二)(三)
我所了解的王正龙(一)
默认分类 2010-05-25 15:08:39 阅读135 评论5 字号:大中小
我与老师相识是043月末他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讲《黄帝内经》的时候,他那时已患有糖尿病,具体何时起血糖超过正常值,老师本人也不甚清楚,他估计是大概在02年左右。因于当时老师在为生活而奔波,又要照料病榻上的父亲,加之得抽空撰写三教与医学书籍,经常饮食无规律,睡眠也得不到保障。虽然已经感觉到身体状况走下坡路,但无暇顾及自身的身心健康。
一向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困苦挣扎的他,终于在04年盼来了渴望已久的事业之春,他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岗位,在讲台上他的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而他对此事业的热忱也像火山般迸发出来了。老师是人味十足的性情中人,只要是他认准的,他就义无反顾地抛头颅洒热血。他把全部气力一股脑投入到了事业中,日夜忙于备课、讲学。学生对知识的渴求像给老师注入了兴奋剂一样,老师不知疲倦地传授着医学、三教的博大学问,又一次把自己的身体抛到了脑后。课堂上兴致勃勃、生龙活虎的老师,下了课就能感觉到令人恐惧的疲惫侵袭着他的身体。
这样日复一日,原本就已经出故障了的身体,哪能承受得起如此高强度的劳动?06年元旦老师病倒了,得了肺脓疡,后来并发了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休克,在他自身已无法为自己诊疗的情况下,他被护送到北大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抢救,苏醒后老师第一句话就是“我真惭愧,咱们回家,我自己治!”在医院破碅脱肉近20斤(体重降至58㎏),老师不顾医院医生的强烈反对,毅然决然地拖着未康复的身体回家。回来后他用自己的方法慢慢调养,身体开始康复,但后来始终未在能恢复到大病之前。
当时就有很多人产生了疑问,老师既然是高明的医生为何没能提早控制住自己的病情,最终到了抢救的地步?老师的治疗方法是否真的正确,既然正确为何病情恶化?为何不在休克前采取中医急救措施?
的确老师的病情从肺脓疡陡然恶化是有原因的,不在于治疗方法错误,而在于环境。那时老师为了遵守对学生许下的“放假前一同参观清西陵”的诺言,拖着发着低烧的咳出大量恶臭浓痰的身体,在寒冷的严冬带着学生和亲属在河北易县参观讲学了一整天,旅途的劳顿加重了他的病情,加之正逢双节,被繁杂的琐事缠身的老师迟迟没能得到休养。纵使医生对自己疾病的治疗了如指掌,但身处不由己的环境下不能休养时,即使是再正确的治疗方法也无法有所作为,所以当时老师的病情就突然加重。
另外,再高明的医生也是人,老师也不例外,生病的人头脑就会昏沉,思维就会缓慢,病情加重到糖尿病酮症酸中毒时,老师已无法为自己准确的判断病情,所以在休克前没能采取急救措施。在这个问题上即使不是老师,换做任何一位高明的医生也都做不到,虽然老师才略超乎常人,但大家不要以自己的主观期望塑造老师形象,苛刻强求他要与大家心中无所不能的老师完全吻合。因大家对老师的期望值过高,把他神化了,所以稍有背离就加以指责、埋怨和怀疑,这非老师之过错,是大家心中的贪念作祟,这样的心态在目睹老师过世的今天也是一样的。
之后老师每每回顾这段生病经过,都会叹息说:我本该在休克前告诉学生如何抢救我,那样你们就不至于把我送到医院了。只要头脑清楚,老师对任何疾病的分析都是透彻正确的,所以他给患者治疗都用了正确的方法得到了满意的疗效,可是等他生病时我们这些弟子不才,没能帮忙正确把握住他的病情,现在悔之晚矣!
自从06年生病过后老师的身体始终虚弱,可是老师仍是奋不顾身地培养弟子,“过用”使他大病小灾不断,脾胃虚弱造成的糖尿病也在加深。大多数人不能理解老师为何如此为学生拼命,其实他就是为了他的理想,为了他内心的慰藉。他的学问就像他做人一样是独树一帜,是纯粹的,他不允许有任何的苟且,因此他内心又是孤独的。可实现理想需要志同道合的朋伴,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但是他又是前无古人的创业者,在他之前无人知晓这些学问,所以他只能培养学生,使之成长为亦师亦友的同道人。没出大学校门的学生思想不保守能接受新观点,没有沾染铜臭气能坚持自我,又有热情洋溢学习劲头强,自然是最适合的培养人选,但又因太年轻、学识少,栽培起来十分费心力,不经过三五载的精心培育很难达到成效。为了这些莘莘学子,为了志向,为了将来产生共鸣,老师心甘情愿地燃烧了自己,而学生的进步又成了老师内心最大的安慰,所以老师离不开学生。
可有些心怀歹意的人把这种教学枉加污蔑,说:“王正龙在给啥都不懂的年轻人洗脑,祸害年轻学子”。可说这些话的人本身对王正龙的学问了解多少,对王正龙的为人又了解多少呢?不懂就不要无端揣测,不要信口评论,更不要以为学子担忧的嘴脸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明眼人都能正视到他们的恐慌,他们害怕自己所坚守的思想被颠覆,害怕承认自己已祸害生灵,害怕丢弃多年所学的浆糊学问,害怕正视自己离真理已太远。我们大可不必理会这些无端扰事者,老师曾经说过:“受到别人的抨击,如果那是背后嚼舌头,就连理都不理,如果是当面指鼻谴责,若说得对就得当场承认错误,若说得不对就直接送一个耳光。”
我所了解的王正龙(二)
默认分类 2010-05-27 18:58:12 阅读109 评论2 字号:大中小
08年起老师的身体更加虚弱,糖尿病的并发症末梢神经炎(脾胃虚弱,中焦不能化生气血,末梢四肢缺乏营血供养)引起的手足麻木疼痛,及双足肿胀始终困扰着他。后来病情进一步加重,又出现了阳虚虚劳导致的双目冒明的症状——起初是讲课拖堂,超过正常进餐时间后进食时,就出现双目视物花白、头晕、头重的现象,后来是只要进食就出现以上症状,有时必须趴卧休息片刻才能使症状消失。那时侯我们下了课就与老师一同吃饭,然后老师就会载着顺路的学生驾车回家,这样他就成了我们的义务司机。害怕自己的症状影响驾车,危及车内学生的安全,老师给自己买了黑色墨镜片夹在眼镜上,遮挡强光以缓解症状,他无奈地说:“我最讨厌那些戴着墨镜装酷的人,可如今我也只好戴上黑镜片啦!”,但说句实话戴上墨镜的他还是蛮帅的。
日益虚弱的身体不能支持他继续开展大堂讲座,老师的精力只能转向小班临床授课。可老师觉得事业刚刚起步,不甘心就此停滞不前,他寻求激励自我的动力,好让自己能持续活力迸发,能思如涌泉。但是身体状况总是与他的愿望背道而驰,把他推向了事业的瓶颈,而追求进步的他,渴求发展的他,感觉到了力不从心,深深感到了压抑,一个难以战胜和抗拒的压抑!
08年后半起,压抑的情绪和原先的基础病携手联合,肆无忌惮地折磨他的身心。这年8月从右侧开始双下肢膝关节以下,足三里穴和少阳胆经经脉循行部位相继出现疔疮大发作,形成成人的巴掌大的大创面,伤口内的肌肉全层溃烂直至看见白骨,并且向足部方向形成了五厘米长的窦道。了解“糖尿病足”这一疾病的人就能理解,常规治疗下糖尿病人的下肢若有如此巨大的创伤是很难愈合的,大多数情况都会因为感染无法控制而截去下肢。可老师没有被情况吓倒,仍按部就班地治疗,在内服四逆辈类药物,在外用云南白药贴敷创面,不到两个月窦道及创面收口愈合。
腿上的创面是愈合了,可是老师身体的整体情况未见大的好转,09年春节也发热、咳嗽大病一场。这两年他始终没能摆脱压抑的情绪,因此四月又接着得腮腺炎,两侧脸颊浮肿漫胀(腮腺、舌下腺都是足厥阴肝经循行部位)。五月老师不得不放下一切杂事,选择出门休养,可是休养期间一点都不平静,连续二十多日的夜间发高热,时而心率降至40次每分钟,上半身出亡阳榛榛大汗,左眼红肿胀痛几近于失明,体重降至50㎏。老师的生的意志是强烈的,病痛如此折磨他的身心,却终究没能击垮他,他再一次之只用伤寒论的方法捡回了一条命。
可能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老师给那么多糖尿病人治疗,疗效都很不错,可为什么偏偏到自己身上病情就那么难控制?是不是真的“医不能治己”?想把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病治愈或控制住,其实需要舒畅的心境与安逸的生活做保障,而且要经历最起码连续一年半载的辨证论治。老师为人,对学生、对患者是绝对无可挑剔的负责的,但他对自己就不那么上心了,他自己服药从来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间断连续服药几乎都未曾超过两个月过,并且不到病至深而万不得已的情况,他也没给自己把脉看病。而且老师更没能有优越的生活环境和踏实心境去养病,他想尽可能尽快教出更多的中医后人,急于实现他的梦想——“成就一番利人的大事业”。这就是为何在患者身上能药到病除的老师的医疗,为何在自身不能得到疗效的原因,并不是“医不能治己”,而是老师的心态和生活方式妨碍了治疗。
现在还有些人假设,若老师用胰岛素控制糖尿病就不会英年早逝。当然这只是无法论证的假设而已。咱们暂且不论胰岛素是否是治疗糖尿病的最佳方法与否,就目前来讲,像似在胰岛素治疗下,的确有很多病人降低了生活质量,却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可这些人群中绝大多数是早已失去了斗志的对未来没有过多企盼的中老年人,因此他们的生活目的不在于谋求新的发展,而是用全部精力来关注自己的健康和生命,他们可以为了延长生命,不参加工作,不承担责任,整日就为吃饭、睡觉、锻炼身体而忙碌。可老师不能选择这样的路,他的性格不允许碌碌无为,他不能当下就隐居田园,有太多的事等着他来操持。老师的身体一旦注入胰岛素后就全身乏力,完全无法起床,更谈不上讲课、著书,就只从这一点老师也拒绝接受胰岛素治疗。他要做事,他不能只为活着而活着!另外,略懂医理的人也都清楚,胰岛素不是万能的,它也带来相当多的已经被人察觉或尚未被察觉的副作用,关于这些问题待以后再论。就老师的病情治疗而言,关键不在于哪种治疗更好更正确,而是在于老师没有允许自己休养生息,在这样的心境和环境下任何一个治疗都是同样的结果。自然错误的治疗就会让结局来得更快。
我所了解的王正龙(三)
默认分类 2010-05-30 01:31:00 阅读88 评论3 字号:大中小
09年八、九月老师的身体稍有恢复,体重增加到了63㎏,可是仍不时被各种小病痛困扰着,纠结的心态也没得到释缓,当时老师还有编写“中医小丛书——黄帝内经”的任务在身,各方面的压力使他喘不过气来。
入了晚秋病魔又如期而至了。起初是关节闷胀活动不利,行走困难,下肢水肿,大小便不利,食欲不振等肾精亏虚不能气化的症状为主,后来病情加重导致心下连胸胁以及全腹的胀满痛,出现了类似三阴脏结证。老师察觉到病情已深重说:“这一年来,我每一季节都生大病,四气相逆(四气指的是《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中的四气),可能真熬不过今年冬至了。”虽然老师切实感到忧虑,但他不是坐以待毙听从命运摆布的人,所以他仍积极探究疾病原理。因身体已极度虚弱,病情深重,寒热错杂不易分辨,老师试用了小剂量的小柴胡汤、小承气汤、厚朴七物汤等方药来鉴别疾病,最后判定症状为三阴阴寒证无疑,就用灸法和通脉四逆“正行无问”。果然腹满及下肢水肿,大小便不利的症状缓解,只留下心下、胸胁、后背连成一线的拘急的束带感。下焦阳气尚能气化,脏结证缓解,老师也安然渡过了冬至,可前面的路还很漫长,也充满着艰辛。
按西医来说,胸胁束带感以及伴随的束带区以下肌无力症状是,由于长期严重的糖尿病导致脊髓神经营养供给障碍,使中枢神经出现了感觉与运动的异常。而按中医来说,此症状是病在心之俞——胸胁,说明疾病已入五脏(可在《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找到根据),上焦的心肺与下焦的肝肾之间的相互维系已很困难,时常伴随胸闷、气短、烦躁等症状。老师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自己的状况,考虑可能是虚劳引起的瘀血阻碍了胸胁的气机,今年年初,先后服用了血府逐瘀胶囊和通窍活血汤。但是活血化瘀药只是稍微改善了服药当下的胸胁刺痛拘急症状,老师意识到元气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能望其瘀血“急取诛之”,只能“待其衰而去之”,所以老师不再积极地用药干预,治疗则转以疗养为主。他把这种治疗叫做“王正龙的熬法”。“王正龙的熬法”是符合张仲景的虚人不可用大药,只能以乌梅丸、大黄蛰虫丸等丸药来缓慢而微弱的调节气机的宗旨的。
在这期间,在病榻上老师也没有停止过思考,他与几位学生协作,以他讲述学生执笔的方式,初步完成了“中医小丛书——黄帝内经”,如约在春节前夕交稿。
逐渐得没有再过度消损元气缘故,随着春天的到来,困在胸胁的气机上升到了肺所主的皮肤,胸下满痛症状开始减轻,被皮肤烧灼疼痛及肌肤甲错所替代,夜间疼痛尤甚,影响睡眠,苦不堪言。肌肤甲错及烧灼痛是由于长期的虚劳引起经脉的营卫气血亏虚,又因痨热蒸干营血为瘀,瘀血不去新血不生,使之皮肤失养造成的。因此选用了治疗虚劳瘀血证的大黄蛰虫丸,按仲景法服用药丸。过一月余,时至四月初皮肤痨热痛也有了缓解,食量也有所增加。
服大黄蛰虫丸的后期,老师咳痰增多,痰质从黑粘痰变白稀痰,再变成痰中带血,并且身上也感觉怕冷,常常有水饮寒痰阻咽咯之不出,认识到症状在变化,便停服大黄蛰虫丸改服两剂小剂量通脉四逆汤,两天后寒饮及痰中带血现象消失,各类症状变得平稳。
自从去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老师不得已在家养病以来,虽然症状层出不穷、离奇复杂,使老师的身心痛苦不堪,但细分析病证,气机一直是在按四气规律巡行的。起初是相应冬春二季的三阴寒证,后转为相应夏季的胸胁病证,然后则是相应秋季的咳嗽及皮肤痨热证。每一系列病症毕竟是都按次第显现,没有出现五脏相克的危证,所以老师也对自己的身体有了信心,我们也对他的身体充满了希望。盼着病在上焦肺——最外层时,彻底把邪气赶出体外,调整逆乱的气机,待日后秋收冬藏蓄积元精之日。
可是我们都忽略了他的情绪始终压抑着的这一现状,一直以来厥阴都潜伏着郁热,只是尚未突出显现。时缝,老师体内肺气主降,以致厥阴内热加深,致五月六日郁热攻克了已经极为虚弱的肺脏(老师年轻时曾患过严重肺结核;06年右肺患过肺脓肿;09年春在搬推重物时左下肺的外侧肋骨受外伤而骨裂,曾一度造成胸膜及肺叶的轻度损伤;再加上长期虚劳导致人体最表层肺脏精气最为亏虚),使左下肺内毛细血管破裂造成吐血。那天伴随着肺内咕噜咕噜的响声,老师吐出了三五口鲜血,这与先前咳嗽咳出的痰中带血完全不一,血一旦涌出完全无法抑制,但随即体内又自行止血了。从那之后的十日几乎每隔两天就有一次由肺而来的出血,血量时多时少,但都能吐出后立即自动止血。当时,老师也了解这是“肺痿”引起的出血,考虑过用温养肺内气血的甘草干姜汤,也考虑过用泻内热止血的大黄芩连泻心汤治疗。糖尿病造成手指尖麻木,感觉不灵敏,老师已许久没有为自己把脉,因此无法靠脉象把握细微病情,只能依赖观察症状来判断。可是,症状除了吐血外又有腹泻,寒热错杂,在错综的症状干扰下,老师决定先采取观望,暂时不急于投药。因为对此时的他来说,用错一次药就等于是要了他的性命。再者,吐血虽然属于一种病症,但也是一种泻内热、排瘀血的病程。其次观察每次出血都能无药而自止,所以老师认定出的是络脉之血,应无大碍,就没有采用任何止血治本的方法,只是在吐血后,服独参汤固元补虚。
那几天,虽然有吐血证,老师的睡眠也较前些日充足,饮食也都尚可,全身其他状况都还稳定,老师没有感觉到危险已悄然而至。甚至五月十六日去世当天早晨,老师也满怀信心劝慰我说:“我不会有事的,左下肺还有点疼,可能再吐两次血,把瘀血排出去就好了,别担心我!我困了,想再睡会儿……”
可谁料想这是老师与我的最后通话……
老师没有准备地离我们而去了。老师走于虚劳导致的肺出血。先前的五六次吐血来源于左下肺内络脉(肺的小血管)的出血,而最后一次是来源于肺内经脉(肺的大血管)出血,以致于部分肺泡组织脱落。由于长期的情志不遂,造成手厥阴形成郁热,热上攻太阴肺之经络而吐血(形成火克金之势),加之虚劳日久,肝肾精血亏虚殆尽,不能固护随经血离经之阳,以致元阳外脱阴阳分离。因为是木火刑金,立夏后十一日,近中午阳气最隆的时分,老师永远的走了!
我因自己学识不够把握不准病情,没能在吐血之初给老师肯定的治疗建议而后悔莫及!肝肠寸断!
如果能从头来过,我要建议老师尽早用泻心汤!可如今说这些,自然都是马后炮,无济于事!用了泻心汤结果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其实我也清楚,即使老师躲过了这一场劫难,对于元气极其虚弱的他而言,前面的路还是很艰难……
老师突然离世,给各类人带来无尽的猜想,有些人怀疑老师是否因癌症而故去?有些人猜想如果提早去医院治疗是否能避免悲剧的发生?有些人质疑老师的医术?甚至有些人武断扭曲事实把吐血的责任归咎于过服阳药。
老师没有得癌症,临床表现与癌症不相符,没有固定的疼痛也没有癌瘤的增大及转移发展,老师得的是确确实实的虚劳。
老师拒绝去医院,是因为对自己的病情清楚,也深知西医对虚劳证束手无策,更了解若住院用大剂量的西药会消损元气更加促其命期。即使吐血早期去医院治疗也是于事无补,因为吐血本身并非体内凝血因子缺乏,不可能用西医的止血药止血。最后一次吐血也因速度太快太猛,即使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也来不及用外科手术止血。
不要因为老师拒绝西医治疗,就认为老师是彻头彻尾的的西医反对者,他可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狭隘的执拗的保守派。对西医关于疾病认识的科学的成系统的理论,他是学习的、吸纳的、借鉴的,他只是反对西医的不分患者身体的虚实状况的的统一的治疗模式和一味关注取消眼前症状的治疗原则而已。
老师不是因误治而离世,是环境、性情、虚弱的身体等综合因素集结于一身的缘故。如前所述整个治疗过程没有违背气机相生顺序,可以肯定的说治疗没有出过大差错,老师的医术更无须质疑。只要是人,即便治疗都正确,也必定都会有一死,这不就是人生的无奈,是不得不接受的自然规律吗?
对于那些怀着不良的目的而曲解事实,把吐血原因归咎于过服阳药的人,我也不想多费口舌,他们是完全不理解四逆辈类药物的功用,只要按张仲景的原方用药,误用会消散元气,但绝不会形成郁热内结的情况,因为都是疏通经脉的药物,没有滞留作用。如果像他们自己不懂医理,热性药、寒凉药和滋阴药十全大补混用,就很可能因误治导致热邪内结破血妄行了。况且老师从来不糊涂,虽然常用温阳药,但都是经过准确的辨证论治,该用则用,不该用则坚决不用。可不是他们想当然的“只会温阳方”。
老师带着许多争议离开了!
不能向世人亲自解释这些问题了!
老师再也不能与他喜爱的学生朝夕相处了!
可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的思想将与我们同在!
他为人类所做的贡献也将永垂不朽!
用老师在一次闲谈中所说的自我总结来概括王正龙一生的事业:他阐明了《黄帝内经》之经旨;揭示了《伤寒论》之气机;传扬了“四逆汤”之功用;开启了重灸“关元、中脘”穴之先河;创立了“王氏熬法”给虚证找一条延长寿命的出路!这是句实实在在的话,时间将证明一切!

我把本文献给志于学的同道者们,共同缅怀我们敬爱的老师——王正龙先生!
                                                      
                                                             全贞雪
                                                                        2010.5.29


[ 本帖最后由 梦觉 于 2010/6/2 17:04 编辑 ]
发表于 2010/5/20 07: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正龙先生为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值得世人敬仰!
发表于 2010/5/20 08: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谁我是谁

古来大家很多都是由于太过呕心沥血,忧思天下疾苦太深而活不到一个当世平均的年龄就郁郁而终的,完全理解,同情。哀悼。更何况人最难的就是看清你自己,自古鲜有人能做到。每天对着镜子问,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 本帖最后由 aizhongyi 于 2010/5/20 08:33 编辑 ]
发表于 2010/5/20 08: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文章里对正龙先生一生的介绍,更让人又增添了几分对正龙先生的敬佩之情。
正龙先生走好!
发表于 2010/5/20 08: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cyzx 于 2010/5/20 07:50 发表
王正龙先生为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值得世人敬仰!

现代中医先列英雄,大家要化悲痛为力量,高举中医大红旗,将医学革命进行到底!
发表于 2010/5/20 09: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正龙先生的经历,感动中,沉痛悼念!
发表于 2010/5/20 09: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一跟走好~~~~~~~~~~~~
发表于 2010/5/20 09: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草自从弃西从中以来,网络学习的中医占到80%,而正龙先生的讲课录音给我特别的启迪。
喜爱的网络中医先生---王正龙作者:医学小草 提交日期:2009-12-1 21:35:00  | 分类: | 访问量:387

??推荐王正龙先生之讲作 ------热论篇
??

这是我的博客对王老师的崇敬文章。http://blog.tianya.cn/blogger/ar ... 787339&PageNo=2
听到老师讲课的时候说起他自己的肺结核时,我已经担心老师的身体,但是他的声音很宏亮,我想他身体也许复原...

灸火调大病,是我的主攻方向,也是为自己调理的最好方式,也是为病人治疗时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

中医的复兴,需要太多的人参与。大家尽力吧。

老师走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GMT+8, 2019/5/20 23:1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