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网

 找回密码
 立刻加入
查看: 10703|回复: 35

中医缘(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28 20: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母亲是医生,是新中国成立后培养的第一代西医,鉴于当时“缺医少药”的状况,她们在学校只上了半年课便到荆江分洪工地去实习,一年后正式成为一名医生。母亲从医近四十年,在我们居住的城里小有名气,每天上班都被病人包围着。我印象中母亲尤其擅长医治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经常为不能到医院来拿药的病人送药到家。每当我陪母亲一起出诊时,路上能总遇见很多真诚的笑脸,小小的我那时就觉得母亲很了不起。有一次我不小心用水果刀把自已的食指切开了很深的口子,害怕被父母责骂就自已跑到医院的包扎室请值班医生给我缝针,弯弯如钩的缝合针从皮肉里扎进去穿出来好疼好疼的,可一周后拆线,手指稍用力伤口又开了。我只好去找母亲想办法,她当时只给我的伤口抹上了一种药然后包扎好,几天后裂开的口子慢慢合拢了。哇,我好高兴,不用缝针竟能让伤口愈合好,这让我更加钦佩母亲,也为自已身为医生的女儿而骄傲。
   住在医院的家属宿舍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医院的门诊部和住院部,穿白大褂的叔叔阿姨总是很亲切。星期天我们喜欢去泡制中药的库房边玩耍,这里闻闻那里摸摸充满好奇,可制药的师傅却总是驱逐我们,渐渐地我们视那里为禁地。我家隔壁住的是一位自学成才的中医,治好过许多西医治不了的病人,但在以西医为主导的医院里,他只是默默地工作,从不张扬。所以,小时候我总觉得中医很神秘也很神奇!
 楼主| 发表于 2007/12/4 09: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缘(2)

也不知为什么,我从小便身体瘦弱,体质极差,很容易生病,尤其是经常感冒。每次感冒除了吃西药还打青霉素,别人只需要打三天针,我却要打一星期,母亲解释说:你的抵抗力差,多打几针可以增强抵抗力。所以,一旦感冒,我的两边屁股就得因注射青霉素痛好多天,但我从不怀疑母亲的观点,并且还很庆幸因为家住医院才有条件享受这种便利。直到有一次学校组织学生学农,要求我们在远离城区的农场小住一个月。当时正是梅雨时节,我去了才几天就又感冒了, 偏僻的环境让我没药可吃、没针可打。咦!拖了几天后,感昌渐渐地好了。回家后,我便向母亲宣布以后感冒我不再吃药了,要让身体自已抗过去。也是从那以后,我开始对西药心生怀疑,有时也会对母亲的用药提出抗议:“这么多药一起吃会起化学反应的。”“你懂什么,快吃!”母亲总是不由分说的催促我。只有当我觉得吃西药实在没有什么效果时,我才会央求母亲带我去看中医,但那些苦得难以下咽中药也是疗效甚微。因此一生病,还是只能用西药。记得高中毕业后到外地上学时,我的衣箱底层全是药瓶子,同学们都笑我是药罐罐。
自从我离开家人在外地上学工作,一直就用从母亲那里剽学到的一点西医知识给自已保健:消炎用《安必仙》、腹泻服《土霉素》、感昌了找《感昌清》、咳嗽了吃一粒《虎耳草素片》等等。我的家里到处是药,就连床头柜上都放着止咳糖浆,以便晚上咳嗽可以立即喝,我的生活全靠西药来“保驾”。 
发表于 2007/12/4 13: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07/12/4 22: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家后,我有了孩子,儿子生下来很健康,也很结实,刚满月抱出门就让院子里的邻里们惊叹:哇,这那像三十天的小毛坨,像是有半岁大的婴儿。听着别人的点评,初为人母的我总是喜滋滋的。五个月后,由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给孩子断了母乳而改用牛奶加淮山米粉一起煮沸后喂他,有时候也按书上所说的添加点其它青菜鸡蛋之类给他吃。奇特的是他竟慢慢不肯吃东西了,只愿意喝水。我一次又一次地带着他去医院,每次医生给他开一些药吃,并且要我不用担心,孩子很好。可我只知道孩子的脸色在失去红润、黑亮的头发在变稀变黄、肌肉也在慢慢松驰。我心急如焚又毫无办法,无奈之下,我只好等他睡着了给他喂食。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的好朋友从外地学习回来特地来看望我们母子。正巧遇上我用奶瓶给熟睡的儿子喂吃的。她大为惊异:这怎么行呢?!得立即去看医生。我告诉她我去过医院,已经用尽办法了。她第二天把我们带到了一家小医院,那里有一个专治小儿疾病的老中医,每天坐诊半日。在这名老中医的治疗下儿子慢慢开吃了,我真高兴!我由衷的感激这个亲切慈祥的老中医,这是我第一次见识中医的疗效。 
由于儿子的舅舅是一家大医院的儿科主任,所以在儿子以后的成长岁月里,只要他的身体有什么病痛我还是向他舅舅请教。在我的认知范畴里,总觉得西医是治病的,中医是调理身体的。于是,各类抗生素总是这盒还没吃完,新的又买来了,各类西药填充着我家里的抽屉。自已和家人患病去看西医依然是我的首选,而中医曾带给我的喜悦渐渐变成了遥远的记忆。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2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前的秋天,我的生活中发生一件令人很不愉快的事,给我的身心予以重创,半年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心慌气短、头晕头痛、潮热手抖、体重下降等症状,当时我自以为是工作太忙和家务太累的缘故,需要用中药好好调理。于是我直奔城里惟一的一家中医院。年轻的女医生给我拿拿脉,很快得出结论:眩晕症,住院治疗吧。在中医院每天的治疗是:喝两次中药汤剂,打两瓶吊针。冰凉的药水流进血管,我的手冷得痛。我很纳闷: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病为什么要打吊针?便好奇地问医生输的什么药,答曰:营养针,你的身体太虚了给你补充能量。我坦然地接受着治疗,以为身体很快就能康复。二十天后我出院了,回到家身心放松,美美的休息了几天,大约是一星期过后,早上起来照镜子,咦!怎么眼睛上下全浮肿起来?肿得好吓人!以前我的眼睛也有轻度浮肿,但只限于上眼睑,并且到晚上会消很多,这次完全不同,一整天都是浮肿的,我惊惶失措不知是为什么?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身体其它方面也没有发现什么大问题,可眼睛就是不明原因的浮肿,每天红肿着双眼出门,我真的很无奈。
    半年过后,由于同事们怀疑我有肾炎要我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是患上了甲亢,并且指标高出正常值很多。这可把我急坏了,找到城里最好医生开始服用治疗甲亢西药,奇怪的是越服药眼睛越发肿了,发展到后来脸也浮肿了。我惊恐不安,想到儿子曾经服中药的疗效,我去了省城一家最好的医院看中医科。
 楼主| 发表于 2007/12/6 23: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省城这家有名的医院是一家西医为主的医院,但听说也有好的中医。我看的是专家号,老教授和蔼地告诉我,甲亢这个病中医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治疗,但西医有系统的方法,并且疗效好。听了这话,我失望极了,无奈又去了甲亢专科。在那里,好多甲亢患者正在排队等候,排在我前面的女子,一只眼睛小而正常,而另一只眼睛却大而突出,极不对称。天哪,如果有一天我也变成这样该多吓人,我害怕极了!
从此我严格地遵医嘱,按时按量服药,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医学常识让我深知每天服激素对身体的危害,为了及时调整药量我几乎每个月都去抽血化验指标。从此,我的人生便被化验结果左右。化验指标这项正常了,那项又不行了,反反复复,高低无常。而身体状况却是越来越差,精神负担越来越重,整日心慌气短、虚汗淋漓、头痛失眠,孩子无力照顾,工作难以为继,逼得我到处求医,胡乱吃药。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6 11: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前,我听说省城有一个中医治头痛很见效,于是由朋友带着我去看病。在繁华的闹市,那个小小的诊所也不寂寞,坐着的、站着的、门里门外都是病人。等了近两小时后我终于坐在了医生对面,三十出头的医生一边探脉,一边听我讲述,最后果断地告知我患有严重的颈椎病,要尽快治疗,并且停服西药吃中药。
我从省城拿着一大包中药半信半疑地回到家,立即去市里最好的医院做颈部CT,果然有颈椎病。虽然有了权威医院的诊断结果,但我仍然不解:我的脖子一点也不痛,还可以任意摇晃,怎么会有颈椎病?几十年的惯性思维,让我治病的第一选择仍然是大医院,我问医生该怎么治这个颈椎病,“要做牵引,先做一个疗程“他回答。曾做过牵引的同事们有的说效果好,有的说牵引会拉伤筋,最好不做。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去本地的中医院吧。自从上次到这家医院住院后我就没再光顾,但这次我是坚决不去看内科了,径直走进专治颈椎病的诊室。推开门,就看见外间放置着一架像床又肯定不是床的治疗仪器,里间有几个病人正在做针灸治疗。我拿出CT片告诉医生我的病情,年青医生告诉我,先治一个疗程,每天用那个仪器治半小时再做电针治疗。我虔诚的配合治疗,三天后发现治出了问题,本来可以任意摆动的脖子现在不能了,本来可以在电脑桌前工作一个小时现在十几分钟就开始颈部疼痛,怎么回事?仪器压、电针扎、还配合颈椎按摩和注射营养药水,医生已用尽了办法,可就是效果不佳!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6 11: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内心充满了焦虑,甲亢没治好又来了颈椎病,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一个字,惨!
 2005年元旦刚过,一个亲如姐妹的好朋友把我带到了一家盲医按摩诊所,在这之前她老公因颈椎不能左右动弹而在这个诊所治好了,我非常信任她。常常听说盲医按摩很痛,我一直不敢尝试。我的身体那么弱,能受得了吗?按摩能治病吗?我满腹疑虑。多年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偏方补品,汤剂粉剂西药丸子,我已尝遍,可身体却是一年糟过一年,我对身体健康已不再抱幻想,只是希望有医生可以减轻疾病带给我的痛苦。
“唉呀,你的左脸肌肉有点萎缩了。”盲医的手在我脸上轻轻一摸就发现了问题,“是吗?我早就发觉左边的脸特别敏感,洗脸时怕痛,要轻轻地擦洗,好像一用力脸皮会破。并且我的左下巴麻木,用力拧不知道痛。”我立即附和道。在认真仔细地为我检查一遍后,医生告诉我,我的颈椎变形很严重,整个身体的各个系统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身体左边已开始萎缩,只能先做一个疗程试试看。听着这个结论,我既喜又忧,喜的是我终于遇到了一位能正确诊断我身体的医生,让我积压多年的疑虑得到了解释,忧的是自已的身体已经破败不堪还有救吗?但不管怎样,我决定一试!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6 11: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了按摩诊所,漫长而疼痛地治疗开始了。一个疗程下来我没什么明显感觉,只是每次做完我都很虚弱。但这期间我感冒了没有用药,仅仅按摩三次就治好了,这让我认识到按摩人体穴位、舒经通络是完全可以治疗疾病的。两个疗程下来就到了腊月二十三了,那年冬天气温很低,可我没有像往年一样找顶帽子戴在头上,并且精神状况比较好,也没有再感冒,正如医生所预期的,我开开心心地过了个好年!按摩有如此神效,激发了我对中医强烈的好奇心,我开始买来中医书籍,尝试自学。以后再去诊所时,便一边做治疗一边与医生谈论我的所学。 
随着治疗的进一步深入,“灾难深重”的身体在盲医的治疗下慢慢有了起色,曾经右边的甲状腺象一个小肿块随着吞咽上下运动,现在目测不到了,而左边已经萎缩的甲状腺则开始一点一点地恢复。这时我对经络是否存在、按摩是否可治病的怀疑已完全消除,了解中医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6 11: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深秋的一个晚上,在学校寄宿的孩子突然打电话向我求援:妈妈,我感冒了,头痛鼻塞好难受.放下电话,我着急起来,因为我知道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让他去打那些"诱敌深入"的吊针,而另一方面初识中医的我还什么都不懂,怎么办?情急之下,我找出在民间中医网上抄录的桂枝汤与麻黄汤方子.叫上老公开着车,看有家药店没关门,就急忙花五块钱一样抓了一付(这可是正常价格的十几倍!).待到达学校已是晚上11点,看到儿子我急急地问他有什么感觉,出汗吗?他的回答含含糊糊让我不知究竟该用桂枝汤还是麻黄汤?这人呢,越着急头脑越是空白,想来想去觉得桂枝汤危险性小一点.
  第二天早上我上班前看着熟睡的儿子,一直忐忑不安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了。中午下班回到家,儿子说感觉好多了,只是有点咳嗽.于是我又急忙翻书,在桂枝汤里加了六克黑附子泡一剂让他喝下,晚餐后他说可以回校继续学习了.OK,大功告成,我真是开心极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我下班来到朋友家,她一见我便说:你来得正好,从昨天开始,我浑身痛,整个人没劲,很不舒服,可能是天冷冻着了,你弄点中药给我吃。我打趣道:我不是医生,可不敢乱开方。她怏怏道:出了问题我负责不怪你,你赶快去抓药。既然朋友这样信任我,我只好认真当一回“郎中”,再三问过她是否出汗后,根据无汗给她泡服了一剂麻黄汤,同时嘱咐她的家人注意观察,毕竟我只是一个学识浅薄的中医爱好者。晚上八点,她给我来电话:“你的方子是偏方吧,真的好管用,吃了我就很困,一觉醒来身上不痛了,晚餐吃了饭,现在好多了,谢谢你!”我告诉她是一个很普通的治感冒的方子,她也不用再服药了,好好休息即可。
桂枝汤与麻黄汤的成功运用极大地鼓舞了我,时近冬天,天气寒冷,我开始向亲朋好友和同学同事大力推荐用中医汤剂或按摩或艾灸的方法治疗受寒和感冒,逢人便说我的成功经验。而实际上我在盲医诊所近三年的按摩治疗,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身体也在一天天走向康复,我经常把在民间中医网看到的好文章和医案打印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受我的影响,我的一些朋友也开始从依靠西医到相信中医、从看到了民间中医治病的疗效到开始自学中医,用中医的方法解除身边家人的病痛。当然也有不相信中医的亲朋好友常说我走火入魔,我只是笑笑,因为我知道今生有幸受到中医的惠泽,那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不能独享这份幸运,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感受中医伟大与神奇,远离疾病,健康快乐地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刻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民间中医网论坛 ( 黔ICP备19001372号 )

GMT+8, 2021/9/26 17: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